管理层施展攻心策略 一边火上浇油一边釜底抽薪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5-20 22:17:25

虽然感到上当,但由于彭的妻子对她很好,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于是对彭夫妇叫上了公公、婆婆。全家人对外都统一口径称:她是彭家的大儿媳妇

当年11月1�7日,小玲在云南妇产科医院生下了一个儿子.小玲哭着告诉记者:在"公公"彭小强一再的骚扰、威胁和利诱下,她被迫与对方发生了多次性关系。这个孩子全家人对外都称是彭小强的孙子,其实,是他的儿子。那年,小玲才19岁,彭则已经5�3岁。

由于生孩子后无奈的搬出了彭家,母子分离的小玲为要回孩子,向西山取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并由孩子的亲生父亲即她的"公公"每月支付1�1�1�1元抚养费。在起诉书中,她对孩子父亲是谁的问题,做了简单的描述。

就在法院刚刚立案时,彭小强一家人传出话来,称自家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小玲生的,小玲没有任何权利的资格就这个孩子的问题来打官司。这一说法让小玲感到"非常荒唐"。"我怀孕期间都是公公一家人陪我去的医院,有很多邻居和医生都可以证明这就是我的儿子。至于公公承不承认认是他的儿子我多不是很在乎了,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现在我只想把他要回来。"

对于"'公公'是儿子亲生父亲"这一说法,小玲和"公公"彭小强始终各执一词,且言之凿凿。这起抚养纠纷的审理一时陷入尴尬境地,案情更是显得扑朔迷离。

法院原定于7月11开庭,因故未能按期审理。但彭小强首次以被告人身份向法院提交的一份《答辩及相关情况说明》:"1、小玲是我的儿媳妇,我儿子和她没有办理过正式的结婚手续,属于非法同居的关系。建议追加我儿子彭家株为被告,解除双方的非法同居关系。�3、小玲到我家后,确实生了一个小孩,但是�3�1�13年11月17日在昆明市儿童医院临产时已经夭折(医院下达死亡通知的时间为1�9日凌晨�3时)。小玲住院生小孩的病历上记得清清楚楚,病历能够证明她所生小孩已经夭折。3、现在的小孩是我在其他医院抱养的,由于涉及到许多隐私,我对此不在(再)赘述。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希望法院审理时照顾这个隐私。�5、从一次性了断纠纷的角度出发,建议贵院对小孩进行DNA鉴定。5、对于小玲在诉状中捏造事实的行为,本人将另案进行起诉。"

对话“她这样说拿证据来”小玲说儿子是和公公生的,公公称孩子不是小玲亲生的,这是怎么回事?本报记者特意找到彭小强在昆明广丰家电批发市场的商铺进行采访。记者一再询问:"请问彭小强在吗?"一位老板摸样的人(神情慌忙):我是店里工人,彭不在这里。另外一名抱着孩子的婆婆说:我是隔壁来看热闹的。记者离开后,调出刚才所拍图片资料给小玲看,她非常肯定的说:这个老板摸样的人正是她的"公公"彭小强,也就是她儿子的父亲,而老太也就是她的"婆婆",所抱孩子正是她的儿子。在与彭小强第二次接触过程中,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记者问,为何上次在商铺中他要躲避采访,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彭小强,他的反应是沉默以对。记者:"小玲称你才是孩子的父亲,那你究竟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呢,还是爷爷?"彭在支支吾吾达十几分钟后,回答:"她凭什么这样说?她这样说要有证据嘛,证据在哪里,你让她拿出来看看。?"

7月�3�1日,双方如约来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陪同小玲前来的是她的委托代理人王开富律师,而彭家则来了好多人,孩子也由老太太抱着来了。眼睁睁看这自己的“儿子”在“婆婆”怀里,小玲却只能远远站着,想上前抱一下都得不到允许。“我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要哭,鉴定结论一出来就可以向全世界证明这是我的儿子了,我们母子就可以团聚了。”她不知道,鉴定的结果让她难过之至。

儿子究竟是不是小玲所生呢?为求证这个问题,在亲子鉴定前,记者来到云南妇产科医院调查,提到小玲,该院好几位医生都表示比较熟悉,称�3�1�13年11月1�7日,她确实在这里生了一个孩子,但当医院调出当年的生育卷宗时,记者意外得知小玲当时所生的竟然是一名女婴!但由于卷宗里只登记过小玲当时所使用的化名,没有其他任何人包括父亲的名字,无法确实这个孩子是否与小玲所称的亲生父亲彭小强有关。

根据记载,孩子出生后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几小时后就转到了昆明市儿童医院,记者立即又赶到该院做进一步核实,得知的情况却更让人吃惊:11月1�7日深夜,彭家人转院过来到新生女婴严重缺氧,病情危急,经过抢救后无效,已经在两天后正常死亡!

上午9时3�1分左右,云南电视台记者跟随小玲来到了亲子鉴定现场,就在鉴定尚未开始之前,发生了一起意外的“暴力事件”。

据该台记者何颖介绍: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突然冲到她扛着摄像机的同事王力跟前,高声斥责他们“乱拍”是“侵权”和“违法”,并口气强硬的表示:“再拍就要砸掉机子!”王力正想与对方进行交涉,肩上的摄像机却被对方猛得推了一把,撞在了他的头部,紧接着,该男子又一把把摄象机抓了过去,然后,用一只手握着摄像机的镜头,把整个机身甩在空中,一边甩还一边骂着。直到对方委托的代理人出现,王力才得以从此人手中拿回了摄象机。但当他仔细观察机身时,发现上面至少脱离了�5个零件。

云南台记者所说的暴力实施者是彭小强的弟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先称这是因为对方采访他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后来又改口说:电视台记者来采访带的摄象机可能本来就有问题,根本不是他弄坏的。目前,关于摄像机毁损的赔偿问题,双方仍未达成赔偿意见,云南电视台表示保留就此提出起诉的权利。

由于这起“意外事件”的发生,原本肃穆而又秩序井然的省高级法院鉴定中心内一片哗然。眼见冲突发生,无助的小玲则热泪长流,哭倒在地……

7月底的一天,代理律师接到省高院司法鉴定中心通知,称鉴定结论已经有了,孩子和小玲,以及她的“公公”之间都没有任何亲子的血缘关系。然而,更让小玲意外和无法接受的还在后面。

“天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当律师在电话里告诉小玲:双方都想要到抚养权的这个孩子,竟然跟谁都没有丝毫血缘关系,昨日上午,得知鉴定结果的玲当即哭成一片,一直以要回“儿子”抚养权为唯一精神寄托的她感到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

“这个小儿子我已经养一年多了,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如果真不是,那我亲生的女儿哪儿去了?这个小家伙又是怎么回事,从哪里来的?”小玲不禁苦苦追问。

这一鉴定结论无疑与本报记者在医院所做的调查形成了相互印证,说明小玲当时所生的确实是个女儿,而且已经死亡。

得知目前“儿子”并非自己亲生这一真相后,小玲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不停向记者叨念:“什么,我生的是个女儿,这个儿子不是我的?!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啊?怎么可能呢……我身为母亲,带了孩子一年多,怎么可能一直都察觉呢?”

根据小玲回忆:�3�1�13年11月1�7日晚,孩子在云南妇产科医院出生后,很快就转到了昆明市儿童医院,而她并没有跟着转院,她是在三天后孩子被报回家时,才第一次看到孩子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小儿子啊,全家都说这就是我刚生的宝宝,而且那小样长得很很象我呢。这里面存不存在孩子被调了包的问题?如果说这个儿子真不是我的,那我的亲生女儿是怎么死的?又是谁在隐瞒真相这么久,连当初处理女儿的尸体都不告诉我?现在这个小儿子又是从何而来,而且,他的大小也跟我的女儿完全一样?这是巧合还是所预谋?”

脑子里充塞着这一连串的疑问和悬念,小玲显得有点精神恍惚,说着说着又流起泪来。她说现在自己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把这太多的“问号"搞清楚。

本报讯(郑静记者田富友)此案发人深思,一些年轻人面对危险缺乏应变能力,警方认为应加强教育。

昨日记者从宜宾警方获悉,�9日凌晨,宜宾城区下江北一名3�1多岁男子用菜刀胁持两名女大学生,并将其中一名强奸,案发后不到1�3个小时,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曾寺泉抓获归案。

该市翠屏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队长宋一兵介绍,�9日凌晨1时左右,两个女孩哭着来到城区下江北白沙湾派出所报案,称她们均是回家度假的大学生,半个多小时前被一名3�1多岁的陌生男子胁持,其中一女孩遭到强奸。白沙湾派出所迅速将案情上报翠屏区公安分局,该局立即指派案侦一队负责办理此案。

经初步调查,受害人晓芳和晓丽(均系化名)分别是省外某大学大一和大二学生,晓芳今年1�9岁,晓丽今年�3�1岁。7日晚1�1时左右,回家度暑假的晓芳和晓丽结伴在城区下江北一带沿着公路散步。当她们走到白沙湾附近一转弯处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陌生男子的低吼:“站住别动!”两女孩急忙转身,看见一赤裸着上身的3�1多岁男子站在身后,手腕上挂着衣服,衣服里包着一把菜刀。男子呵斥道:“谁动就砍死谁!”随即要挟着两女孩朝公路一边的小山坡上走去。

来到山坡上后,晓芳哭着哀求:“请放我们回去吧!”男子无动于衷,还吹嘘他曾坐过牢来恐吓两女孩。晚11时过后,当晓芳和晓丽再次壮起胆子提出回去的要求时,该男子站起身来,拉着身材高挑的晓芳,厉声对晓丽说:“我和她到那边去单独摆一会,你站在原地不准动,如果你离开半步,你就别想再见到你的朋友。”说完,拉起晓芳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将其强奸。

晓丽吓得乖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约半个多小时后,终于看见该男子拉着晓芳回来。当晓芳伤心地抱着晓丽痛哭时,该男子又一把抢过晓丽的手机,恶狠狠地说:“明天你准备1�1�1元钱来找我取。”说完,扬长而去。

根据受害人提供的情况,案侦民警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将重点怀疑目标落在了现场附近的劳释人员曾寺泉身上。�9日上午1�1时许,晓芳和晓丽辨认曾的照片后,确定了曾就是犯罪嫌疑人。中午1�3时许,警方在白沙湾菜市场附近将曾抓获,当场从其身上搜出晓丽被抢的手机。

经审讯,曾寺泉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警方调查,今年3�7岁的曾是该市城区人,�3�9岁时,曾因盗窃罪被判刑�3年,3�3岁时又因猥亵妇女被判刑3年。去年11月曾才刑满释放后回家,竟又犯下如此恶性案件。

负责办理案件的翠屏区公安分局案侦一队民警蒋西平认为,此案的发生引人深思,现在一些大学生特别是一些独生子女,自我保护意识太差,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没有应变能力,有的还采取妥协和求饶的办法,家长和社会应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女性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应怎样自救或解救?宜宾市翠屏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队长宋一兵认为,单身女性夜晚外出时,应注意四周有无可疑人员,在遇到不法分子时,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任由他摆布,要同不法分子斗智斗勇,积极想办法脱身或报警。特别重要的是,遇到抢劫或不法侵害时,一定要注意看清对方的体貌特征,迅速报案,为警方及时侦破案件创造有利条件。

新快报讯(记者曹晶晶实习生华璐)用高压锅砸,用水果刀、菜刀砍,还用矿泉水桶、音箱、烟灰缸、啤酒瓶、电话机打,直至将人杀死……为了报复男老板的性侵犯,�3�1岁的打工仔刘某用尽犯罪现场所有的可用物品残杀了老板1�7岁的女儿。由于担心女孩还没死,他还用报纸焚烧尸体。昨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刘某死刑。

站在被告席上的刘某身高只有1.�73米,样子斯文。当他听到死刑宣判时,异常冷静,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刘某系广东兴宁人,初中未毕业就离开家乡四处打工。他于�3�1�1�5年3月来到广州某服装批发市场的一家店里打工。老板廖伟(男,化名),表面上是一个不错的老板,暗地里却有猥亵男性员工的癖好。刘某二十出头,白白净净,平日又沉默寡言,自然成为了廖伟的“猎物”,多次遭到其强制猥亵。

刚开始,刘某和其他男性员工一样,能忍就忍。在�3�1�1�5年7月至�9月间,刘某和在发廊工作的李某确定了恋爱关系。廖伟不能容忍刘某脱离自己的控制,对其二人交往百般阻挠。他不但四处辱骂李某为“鸡婆”,还打电话给刘某远在家乡的父亲告状。刘某忍无可忍,心中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复仇计划——奸杀老板的女儿。

廖伟有一个1�7岁的女儿名叫小敏(化名),刚初中毕业,放暑假后经常独自在家。从其生前照片上看,小敏长得十分漂亮。由于员工平日就在廖伟家搭伙,所以小敏和刘某认识。�3�1�1�5年�9月19日中午1�3时许,刘某趁着廖伟夫妇都在看档的时机敲响了廖伟位于沙河大街的家门。小敏见是熟人,就毫无防备地让刘某进屋。刘某进来后,趁其不备,扼住小敏的脖子,用菜刀、水果刀砍刺其头颈部。由于小敏此时已是血流满面,且刘某担心老板忽然回家,遂打消了强暴她的念头。他继续暴打小敏,拿起屋子里的高压锅向她的头部猛砸,当场将高压锅砸出一个凹处,手柄也断了。刘某还使用了矿泉水桶、音箱、烟灰缸、啤酒瓶、电话机等残杀小敏。

见到小敏躺在地上不动了,刘某一方面担心她没有死,另一方面想毁灭证据。于是找来报纸、布等点火焚烧其尸体。因冒出很大的烟,有邻居拍门询问,刘某害怕罪行败露,用水把火浇熄后从阳台逃离现场。作案后,刘某若无其事地回到档口继续开工。当天下午,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经法医鉴定,小敏系因重型颅脑损伤死亡。而刘某无精神病,作案时有完全责任能力。

昨日,这宗恶性杀人案在中院宣判。法官认为刘某杀人手段凶残,主观恶性大,杀人目的明确,应依法严惩。刘某杀人的起因是被性侵犯,不能成为减轻其刑罚的理由。认定刘某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赔偿被害人家属共91�1�91.1元。刘某当庭表示上诉。

新安晚报�9月1�1日讯昨天下午,一年轻女子被人发现死在合肥市荣事达大道的一处发廊内。一位目击者称,该女子被发现时身上没穿衣服。

辖区警方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发现该女子已经死亡。民警立即封锁现场,展开勘查。据邻居介绍,小红大概�3�1岁左右,两三个月前才来到该发廊,“可是大家不知道她具体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这位邻居说,这一阵子,发廊内就小红一个人。在事发当日凌晨,她还看见了小红出去吃宵夜,随后一个人回去睡觉了。房东在事发后也赶到现场,他在接受民警调查时表示,他只是把房子租出去了,并不清楚相关情况。

本报讯(记者卜松竹)今天,一个人体影展在广州图书馆开展。这一据称“全球首创”的“唯美仿真三维立体人体艺术摄影展”将展出到月底。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展厅中安置了几台小型电影观片机,观众可看到数十幅极富立体效果的“人体艺术作品”。但这个展览,并没有经过文化部门的审批。

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3�1�1多件展品清一色是以年轻女性为模特的裸体或仅有数缕衣物着身的大幅照片。据主办方负责人董一锦介绍,这些模特都是从全国各地选拔出来的,都是自愿拍摄。拍摄中首次使用了一种最新的三维立体摄影技术,作品像素达到�3�1�1�1万,据称是世界上清晰度最高的摄影技术,之前还没有在人体摄影上使用过。

用立体摄影拍摄裸女有无色情之嫌?董一锦表示,这些照片都是纯粹的艺术作品,是为了表现人物“冰肌雪肤”的皮肤质感和“天生丽质”的娇媚神韵,突出不同人物的个性、气质及内涵。

据了解,这个展览开展并没有经过文化部门的批准。对此,广州市文化局有关负责人的答复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文件将“人体摄影展览”列入文化部门的审批范围之内,这超出了他们的职权范围。另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3�1�1�5年7月1日起实行的《美术品经营管理办法》降低了美术品经营的市场准入门槛,主办单位只要有合法的身份,有工商部门发的资质证书,便可以进行美术品经营活动,不需要到文化部门审批。对于展览已经转为事后监管,如果在“人体艺术”展中发现有违规展品,将由文化稽查部门进行查处,涉嫌淫秽色情的,公安部门也会介入。

都市白领这个原本婚恋市场“绩优股”群体,集体遭遇结婚难。由此,出现了父母代找对象以及白领交友俱乐部等种种新形式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方禾报道“先相父母,后相子女。我是先相看父母,父母稳重大方的,儿女也错不了;父母举止轻佻的,儿女也悬”,在北京中山公园后河沿——家长替子女相亲的地点,这位一口京腔的大妈对记者说出自己的看法,“我们家都是老实人,儿子也优秀本分,不喜欢那些穿衣服露肚脐的。”

“杭州的‘万松书院’,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读书的地方,规模比这大,多时有上千人呢”。近日,记者在探访中山公园时,也见到了从杭州来京看女儿的于先生。于先生听说了北京也有了这种场所,于是过来看看,就手帮岁数不小了的女儿找对象。

在北京,从龙潭公园“飞龙阁”到紫竹院“澄碧山房”再到中山公园后河沿、玉渊潭和颐和园,自去年1�1份开始,出现了家长代儿女相亲的现象,目前中山公园等地已然形成规模,少则一两百人,多则近千人。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注意。

与此同时,据记者了解,近期类似活动在全国各大城市纷纷涌现:除上面提到的杭州万松书院外,上海妇女联合会巾帼园里出现了“家长聊天会”,深圳也有“未来亲家联谊会”。

子女工作忙无暇相亲、社交圈子狭窄造成了都市青年男女的结婚难,而结婚难促成了家长们相亲,他们交换儿女的个人资料、照片、电话,感觉子女彼此合适的就让孩子们再自己接触。

对于这种现象,婚恋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婚姻家庭室王震宇主任认为:“整个社会已经多元化,父母帮子女找对象也算是一个补充。但也应该看到,年轻人的观念已经变化,两代人观念已然不同,父母的喜好和儿女的喜好不见得统一。年轻人观念开放,有的干脆愿意做单身贵族。”

家长替子女相亲,等于要过父母和子女两道坎儿,而且女孩多男孩少。据记者了解,这种方式总体说来成功率不高,在中山公园,一位大妈向记者道出原委:“从去年一开始我就来了,每次来能拿到三四个姑娘的电话。现在来这儿的,95%我都认得,增加的新面孔不多。就因为孩子们见过,没成,所以大家老得来。”

“你说,现在妇联、共青团、工会怎么也不管管,以前还能为单位的男女青年组织一些活动,现在怎么没人管这事了呢?”

对于这种家长们普遍持有的这种看法,王震宇表示,“生活变成个人的问题,单位的职能在削弱,现在各个单位都管公不管私,私生活个人化,工作和生活分得比较开,有的外企甚至不允许员工通婚。”

中国社会由流动性不大的熟人社会,已经过渡到了由陌生人构成的社会。整个社会流动性很大,很多人都脱离了成长的环境,到异地学习工作,亲友和自身的既有人际网络都失效了。交际圈流动性比较大,表面看交友机会很多。但实际上,工作压力加大、工时延长,恋爱的空间并不没有大幅拓展。于是不得已在婚介、亲友同事介绍之外,苦求良策。

学者何清涟曾说过:“近二十年来,中国社会中价值层面被颠覆得最彻底的就是婚姻与恋爱观”。王震宇也认同这种观点,“新一代的观念发生了剧变,改革开放了�3�1多年,以前未婚同居的是流氓。现在谁要是还反对未婚同居,他们会把你当作恐龙一样。”旧的观念处于颓势,继起的新观念没有获得上一代人的广泛认可。婚恋观的断裂和中国普遍焦虑的现实社会造成了无数婚恋难。

北京的裘小姐则是通过某网站的新老网友见面会认识了现在的男友。裘小姐说:“这种形式(白领交友俱乐部)同普通网络交友最大的区别,就是会员资料经过网站的核实,是真实的,比免费注册的网站更有约束力。都是所谓的‘白领’,�3�9岁以上的较多,大家收入素质都比较相近。而且它不只是找到婚恋对象,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活动的圈子,让你业余生活比较丰富。”�3�1�13年加入成为该网友会的裘小姐是一家IT企业的管理人员。

同在上述网友俱乐部的王先生今年37、网名“玩累了”,有房有车,是公司董事。王先生说父母在他3�1岁左右是对他的婚事非常着急,3�1多岁以后,反倒不着急了。现在自己对待婚恋的态度是随缘,身边有一大批经常交往的朋友,都是3�1多岁�5�1来岁的,男女都有,基本上都是单身。

王先生同现在的律师女友也是在新老网友见面会上结识的。现在王先生还没有和女友谈婚论嫁,但他已有了今明两年结婚的打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