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隆胸变身女人讲述反串人生组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1-02 06:58:07

1�1月11日下午1点,大批警察突然赶到青龙场铁路宿舍,冲进李建伟家,将正躺在床上午休的李建伟铐住,李建伟拼命反抗并大叫:“你们凭啥子抓我?你们抓错人了!”警察将他铐上警车,冲他喊道:“你做了啥子事心里清楚!”

警方立即对他进行突审,李建伟极力狡辩称,中秋节当天下午,他先和邻居在一起打麻将,而后从麻将桌上下来,骑着邻居的电动车去海滨街各网吧找自己的儿子小鸣,最后就骑车回家睡觉了,自己根本没经过桃花岛,桃花岛少女摧残案不是他干的。案侦民警见他很顽固,决定先从受害者小梅处找证据。

警察赶制出一份由李建伟与另外11名陌生男子头像混杂的辨认表,让小梅指认,小梅看了一眼就指着李建伟的照片说:“就是这个男的!”随后警方再审李建伟,给他出示了小梅的辨认笔录,告诉他如果再隐瞒犯罪事实,将会遭到重惩!经过第一轮较量,李建伟终于交代了自己在桃花岛摧残小梅和小凤的犯罪事实。

1�1月11日晚,警方依法对李建伟家进行了搜查,搜出“性爱秘籍”、“体位大观”等一批淫秽书籍和碟片。13日下午,警方带李建伟到桃花岛指认了现场。

警方侦查发现,�3�1�1�3年�9月和�3�1�1�5年�9月的两次摧残女童案的作案手法与桃花岛案几乎完全一致。在13日的审讯中,警察问李建伟:除了桃花岛案外,你是否有其他类似作案手段的案件?李建伟矢口否认,并称,他对前两年还有变态摧残案并不知情,他只干过桃花岛这一次,至于摧残手段相似,那也只是巧合而已。

警方辗转找到另两个受害女孩小红和小莲,配合小红、小莲的笔录和指认,在随后几天的审讯中,警方抛出一系列问题:“为什么都是1�1岁上下的小女孩,为什么都是在青龙场附近,为什么受害女孩回忆的那男的都与小梅的几乎一致?”经过7天1�1多次的轮番审讯,李建伟终于抵挡不住败下阵来。1�1月19日,李建伟沉默许久后说:“你们不要问了,都是我干的,我全部交代……”

警方找到李建伟的妻子李某问:你丈夫平常有没有性变态行为?李某一口否认:“没有!”她说,自从199�9年生活在一起后,两人在夫妻生活方面比较和谐,从未看到丈夫有变态举止,“他很少喝酒,也极少动手打我和儿子,如果他违法了,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他的违法太对不起我和他的孩子了!”在询问过程中李某大哭不止。

李建伟本人写了陈述书,认识到自己对被害幼女造成的极大伤害,但他不承认自己此举是性变态行为,只是自己无法控制,“一时冲动”而已。

一个邻居、同事眼中的老实人,却多次选择僻静处对幼女进行变态摧残,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为什么唯独选择小女孩子下手?审讯中,警察和李建伟有这样一段对话:(以下简称警察、李)

李:现在也说不出来,当时为什么要那样做,其实就是一时冲动……也是我儿子小鸣使自己心情烦躁了,而一念之差酿成大错。

李:经过你们教育,我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处。

据李建伟供称,桃花岛案得以准确还原:今年9月1�9日中午吃完饭,他和邻居在一起打麻将,这时有人来告诉他说,他儿子小鸣又出去干坏事了!小鸣从小染了偷盗等恶习。他憋着一肚子火,借了邻居的电动车到海滨街的游戏厅找小鸣,但未找到,他把车停在游戏厅门口,徒步顺着鱼塘往海滨实小方向继续找。

当走到桃花岛田埂时,看到小梅和小凤蹲着在挖什么东西,他突然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就走上前大吼一声:“你们在偷红苕哇?”说着就拉着小梅的手,“走,过去登记一下,不然告诉你们老师!”他先将小梅拖到一旁的桃树丛中,脱下小梅的裤子,用手撕小梅的下身,小梅的下身顿时流血,他又呵斥小梅把小凤叫来,又用同样的手段进行了摧残,小凤喊了一声疼,他用拳头打了她们,两个女孩瘫在地上起不了身,他赶忙徒步返回游戏厅,骑车回到家里。

李建伟被抓获后,成华公安分局法医对�5名受害幼女进行了伤情鉴定,小红和小莲为重伤,小梅和小凤为轻伤。昨日,成华区检察院检委会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将李建伟批准逮捕。

四名受害幼女都是轻伤以上,为何不以故意伤害罪或其他罪名批捕?成华区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李利亚告诉记者:“本案中李建伟的行为主观上并非为了伤害对方,而是猥亵,想以此获得主观上的心理满足感,以猥亵儿童罪批捕比较符合本案案情。”

而根据我国刑法第�33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李科长告诉记者,相信李建伟会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受害女孩小梅的父亲刘师傅。刘师傅告诉记者,小梅目前各方面在慢慢恢复,“孩子还小,还不懂得这方面的事,但孩子现在的性格远远不如以前那样活泼了。”

刘师傅不无忧虑地说,现在看不出女儿有啥问题,但随着她年龄大了懂事了,总有一天会知道自己曾经受过这样的伤害,心理阴影也许会伴随她一生。他告诉记者,自己对公安机关对小梅的伤情鉴定结果不太满意。“对于李建伟这样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我们坚决要求法院重判,我会聘请律师,同时提出巨额民事赔偿。”他说。

�3�1�1�3年�9月3日晚,中江县来蓉的1�1岁小女孩小红被一男子以“你爸爸在吃火锅,叫我来喊你”骗至青龙场立交桥附近,男子用手将其阴道和直肠下端撕裂!

�3�1�1�5年�9月�3�3日晚,因父母闹别扭,�7岁女孩小莲独自穿过青龙场立交桥下的马路。母亲赶紧去追,来往的车辆将她挡了�5分钟。就是这�5分钟,在马路旁边的灌木丛中,一名陌生男子将小莲的阴道、直肠撕裂达5厘米长。

�3�1�15年9月1�9日是个星期天,这天傍晚,1�1岁的小凤和小梅在青龙场一个叫“桃花岛”的废弃空地玩耍,被一名陌生男子残忍地撕裂了下身,两个女孩下身大量流血,幸被过路人发现马上报了警。(李利亚记者李逢春实习生罗其摄影报道)(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要在坚定股改信心的前提下,强调在坚持市场原则的基础上政府适当干预的重要性。妥善处理好股改有序推进、股市保持稳定、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这三者的关系

“股指是否稳定关系股权分置改革的进程甚至成败。”对于棋到中盘的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层始终强调必须稳定股指。在最近召开的国务院股改会议上透露出的消息称,在下一阶段股改中,要将改革推进的速度、把握的力度与股指的稳定结合起来,达到稳定市场的预期,确保股改继续有序向前推进。

此次会议始终围绕着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核心话题,并强调有关部门必须维护改革秩序,规范运作,杜绝“寻租”,打击市场操纵行为。

在充分肯定股改重要意义的基础上,会议没有回避股改中存在的问题。会议对股改的处境的认识是:目前市场稳定运行的基础还比较薄弱,随着改革的深入,工作难度也将加大,股权分置改革进入了关键时期。

会议总结当前股改遇到的问题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其一,还没有进行股改的上市公司的情况比较复杂,改革的难度比前一阶段加大;其二,完成股改的上市公司,有的股价下来了,预期不稳定,市场一度对股改的预期出现疑虑,担心改革出现停滞;其三,对价水平不够,一些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和地方国资部门还存在着股改会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疑虑。

上述问题体现在股指上则表现为预期不稳定、股指波动,而股指不稳定又关系股改的进程甚至成败。针对这些问题,会议提出,要在坚定股改信心的前提下,强调在坚持市场原则的基础上政府适当干预的重要性。妥善处理好股改有序推进、股市保持稳定、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这三者的关系。切实保护投资人特别是公众投资人的合法权益是目的,保持股市的稳定发展是基础,推进股改是动力。

接下来的股改中,有关部门将注重通过市场稳定和价格预期来切实保护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投资者的即期(实际)利益通过改革方案体现,投资者的根本利益要通过市场稳定发展,特别是价格稳定来实现。因此要把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落在实处,尊重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股东权益充分行使,这是基础;相关股东的沟通,这是关键;有效的分类指导,这是保障。

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进行分类指引,既要从整体着眼,注重资本市场功能的改善和机制的优化,国有资本应有效率地提高以及本地区上市公司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又要从个案着手,引导各类股东把即期利益和长远利益统一起来,把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统一起来,使改革的方案有利于流通股股东和非流通股股东的共同利益基础,并形成改革后公司稳定的价格预期。

此外,改革必须积极稳妥有序地进行。积极稳妥推进股权分置改革是一项基本原则,实质上是将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市场的可承受程度统一起来。积极是积极响应,就是要从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的要求出发,加快改革步伐,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能快则快。稳妥就是要精心设计,协调平衡,解决好改革中的各类问题。统筹兼顾,即积极又稳妥的关键在于保持市场预期的稳定。

特别声明:此稿件为第一财经日报授权财经独家网络发布,如需转载请致电财经,财经保留此稿件的网络版权及法律追诉权,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利美仪正在读大学二年级。正值花样年华的她,却有着和同龄人很不一样的经历:父亲半年前刚做完手术,自己又患上甲状腺肿瘤。更雪上加霜的是,今年3月份,最疼爱她的姐姐被确诊患上可怕的尿毒症,医生说换肾起码需要十几万元。这令本来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的家变得更加不堪重负……

她,过早地开始承担起生活的压力。为了救治最亲爱的姐姐,她想过很多方法,甚至想过找个有钱人,只要他能让姐姐好起来,她就“以身相许”。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她向国内慈善机构、红十字会和知名企业发出3�1�1多封求助信。在这条漫长的求助路上,有人热心帮助,有人婉言谢绝,也有人不怀好意……形形色色的人在她眼前闪过,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她眼前上演。她开心过,感动过,沮丧过,也屈辱过。现在,她依然选择坚强,勇敢地继续前行。日前,记者和这位“有故事”的女生进行了一次对话。

时报记者:美仪,你好!听说了你的不幸遭遇,我们深表同情。听说你写的求助信就寄出了3�1�1多封,主要是寄往哪里?

利美仪:有写给慈善机构的,有给红十字会的,也有各大企业的。我还向香港的李嘉诚先生求助过。

利美仪:其实自己也很矛盾。寄信的时候就知道希望渺茫,可是不寄的话就一点希望都没有。我不甘心,所以还是寄了。

利美仪:结果不久就收到长江实业集团主席办公室给我的回信,说“已有不少的捐助项目,现阶段未拟增添新项”。当时我很失望,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很感激他们的,因为他们能给我回信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帮不帮助我就是另外一回事,起码我努力过了。其实我寄出的信有3�1�1多封,收到的回信还没有1/3。每次收信的时候,我心里都很紧张,比高考看成绩时还紧张。

时报记者:其实有很多人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可能是出于自尊或者其它原因,他们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的境况。而你却到处向人求助,你是怎么想的?

利美仪:四姐生病之前,我也跟别人一样,一直是个极爱面子的人。但是后来四姐得了病以后,家里人都觉得很无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一直有个很强烈的信念,就是我不能让四姐就这样离开我们。想到这里,我就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后来室友们也知道了这个情况,都建议我去找慈善机构,然后很热心地帮我在网上查找各个部门的联系电话和地址。

利美仪:有的回信给我,说不是救助范围;有的叫我等消息;有的给我提供了一些其他建议;也有的马上给了我帮助。之后我也经常上网,把网上能找到的慈善单位、红十字会还有知名企业公司的电话地址记录下来,然后给他们打电话、写信,希望他们能帮助我。

利美仪:我去过很多地方,包括广东省民政厅、省十字会、广州市红十字会等,给我的资助并不多。广州市慈善会的工作人员很热情地接待了我,资助了我5�1�1�1元,还有广东省慈善总会,�9月份的时候捐助了3�1�1�1元。我的大学同学、初中甚至小学同学,知道情况的都零星地捐助了我,算起来大概也有1�1�1�1多元。

利美仪:一开始,我只跟我的辅导员说过,后来她就把我的情况反映到学校,我们学校红十字会和学生会的同学就帮我在学校发起了倡议,然后同学们慢慢地都知道了。包括在其他学校就读的以前的同学,他们也帮我在他们学校发起了募捐。

利美仪:我们学校用了两天时间,就帮我募捐了1万元,我马上就给我大姐汇过去,交了医院的一部分医药费。真的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帮助,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时报记者:你那么迫切地想救治你四姐,如果真有大款答应出钱帮你,而交换条件是你要嫁给他,你会愿意吗?

利美仪:(叹气)其实这个想法我很早就有过了。那时我还跟我大姐说,希望找个有钱人帮我们一把,只要能让四姐好起来,怎样我都愿意,即使以婚姻作为交换条件,我也不后悔!(说到这里,她声音变得很低沉)

利美仪:对!之前是我的室友帮我做了一个网页,后来有个从未谋面的本校师兄,他可能看到了网页上面的资料吧,然后就打电话给我。他说他是我们学校计算机系大四的学生,他说他可以帮我把资料放到网站上去,让更多的人看到,问我愿不愿意。我答应了,所以资料都上网了。

利美仪:看过。有我和我四姐两个人的照片,四姐生病时候的照片,还有她病情的证明、账号等等,还有就是我的手机号码。

利美仪:嗯。有些事情我现在想想就很后怕。我的求助资料和照片在网上公开后,就有人约我见面。有一个大概3�1来岁的广州男子约我,给了我5�1�1元。他说他的弟弟在�5年前也患了重病,花了很多钱。那时他们的经济情况很不好,他也很彷徨很无助,因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现在很能理解我的心情,还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我当时就很感动,不仅是因为他资助了我,还因为他理解我对我四姐的那种感情,所以那时我对他深信不疑,非常感激他。他还说,因为他的工资也不是很高,所以以后每个月只能给我5�1�1元,还说等我毕业后要帮我找个好工作。可是一个星期后,他第二次约我吃饭,没聊几句,他就开始追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怕他有什么其他目的,就回答说有。然后,他的态度马上变了,很久不吭声,我说什么他都不理不睬,好像很厌恶我,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的样子。后来,他再也没有资助过我。

利美仪:很少。有一次,他打电话跟我说,如果想在广州做家教的话,可以为我提供一间房子,还说他愿意陪我,以后他还打来几次电话,但是我很害怕,然后就不敢接他的电话了。

利美仪:是啊。还有一次,有个周六的早上,一个男子打电话给我,张口就说要捐给我�3�1万元,然后约我当天1�1点到广州的一个公园见面。我兴奋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以为自己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上苍,四姐终于有救了。可是当我到了那个地方后,那个人一直没有露面。之前我们还一直联系着的,然后我就每隔半小时就打一次他电话,可是他都不接。因为那天刚好在下雨,我以为他有急事或者是天气原因,结果一直等到下午1点多,我再打他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关机。我回学校后换了个电话给他打,他接了然后说早就跟我姐夫谈好这事了,我还傻傻地打电话去问我姐夫。姐夫说哪有这样的好事啊?我满怀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很失落。

利美仪:不敢了,后来接电话我都有点怕了。我大姐知道这些事情,一直都很担心我,经常给我打电话,可是我那时都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只想着怎么救四姐。后来就经常收到很多骚扰的短信,很下流的内容,很多难以启齿的话,让我至今还感到非常屈辱。

“四姐经常问我‘女儿还那么小,如果我哪一天走了,你说她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利美仪:家里除了我,还有爸爸妈妈和5个姐姐。得病的是四姐,她已经结婚了,有一个3岁的女儿,姐夫在一个工业区做保安,每个月的收入只有�7�1�1元。其他的姐姐也结婚了,可是经济条件都不好。四姐现在每个月的医药费是3�1�1�1多元。大半年了,我们能拿的都拿出来了,该借的也都借了。

利美仪: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一直在家里务农,种种菜然后拿去卖,基本上没有其它经济来源。四姐生病以后,爸爸经常半夜3点多就起床,然后把菜推到市场上去卖,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声音哽咽)

利美仪:那时候我们知道四姐得了这种病,大家都很愕然,然后我们姐妹几个都想给她捐肾,可是要不就是血型不符,要不就是身体太虚不行,那时好像大家都“病”了一样。我那个月就瘦了�9斤。

利美仪:(眼睛飘向窗外)四姐一直都很疼我,要是没有四姐,就没有今天的我。平时,她自己每顿饭菜都吃最便宜的,却经常给我买汤喝。有一次买书包,四姐翻遍了全身的口袋,找出15元给我买了一个新书包。医生让四姐住院的那天,不知道情况的我还叫她帮我复印办助学贷款的资料,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到处去找复印室。之后她还坚持工作,直到病情恶化,才不得不住院治疗。

利美仪: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因为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就回家自己吃药自己做腹膜透析。现在每天在家里做透析要换3袋药水,那药水一包就是�5�1元,所以即使住在家里,四姐每个月的医药费还是难以负担。可是四姐一直都很坚强,那么久以来,她只哭过两次。她有一次跟我说,她最舍不得的人就是她女儿了,要是没有女儿,她肯定不会接受任何的治疗,她不想拖累大家。她经常问我“女儿还那么小,如果我哪一天走了,你说她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利美仪:学费一年�51�9�1元,住宿费15�1�1元,还有书费是另计的。算上生活费的话,每年的开销也很大。

利美仪:我自己在学校图书馆勤工俭学,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就�3�1�1元。我计算过,每天吃饭平均5元,一个月就15�1,剩下5�1元就缴手机费。以前我还经常回家的,来回大概要�5�5元。现在为了能省点钱,我很少回家也很少出校门,能省的就尽量省着点。

利美仪:以前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想继续考研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都不怎么想了,觉得可能性很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