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70余名医生吃回扣被摄像续:院长被免职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7-09 00:04:31

另一方面,钱皓也从吴姐那里得到了他物质上所急需的东西,让他摆脱了生存的巨大压力和物质匮乏的不安全感。

可以猜测一下,钱皓与吴姐之间的感情,是否就是一场裹着外包装的彼此需要的交易呢?

钱皓没有意识到,这种生活方式正在废掉他的“武功”,使他畏于去冒险、去探索,甚至不敢去爱,更不用提发展。

不难感觉到,钱皓身上男人的特质正一点一点地退化,现在可能正接近他承受的底线。精神内的生存或是毁灭,可能比物质的压力来得更重。这样的冲突,不断地吞噬着他。他的酗酒便是一种表现。

医生建议:在钱皓和吴姐的故事里,钱皓需要区别的是爱和需要。需要一旦得到满足,就会对对方的评价降低。

而爱是什么?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受!这是时下物质日渐丰富的世界里,人们在感情上最易混淆的问题。因为很多需要有时是被爱包装着,在男人和女人之间,这种被爱包装的需要不易被人辨清。

所以钱皓必须尽快摆脱用“青春换现在”的机会主义生存策略。钱皓使用的“低成本高产出”的成长道路,必将付出与其成反比例增长的精神颓势。

若再继续沿此惯性下滑,钱皓会变得更加的消极和自卑,内心激烈的冲突使其更加惧怕竞争,不仅“武功”要被废掉,可能连最基本的那点生存能力也会因此丧失。

正式采访钱皓之前,我已经从他朋友处了解了他故事的梗概。同事开玩笑问我,你只比他大一岁,会不会羡慕他的生活。我说我想不会。

当不负责任的男女关系充斥网络,包养的故事在城市里变得并不鲜见。但每个人都更应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人这一生,有很多东西是不能拿来交易的,尤其是爱情和前程。

因此,钱皓把他的故事娓娓道来时,我很同情,但这样的同情在他把故事讲完后也就嘎然而止了。

我们不知道,钱皓和吴姐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当钱皓明知道吴姐不可能和他结婚,甚至根本不爱他时,那他对这样的关系还期望什么?是钱吗?我不敢完全肯定,因为钱皓本人也不能。

他反复提到生存的压力,更怕真相大白时会无颜面对亲人朋友。可是,假若许多年后,当他与吴姐这段关系以其他方式终结时,还能逃过他所惧怕的一切吗?

既然知道自己已荒废了最珍贵的�5年,说明他已明白今后的人生方向,只是他还在犹豫。人生是自己的,没人能帮他做出任何选择。既然这一步迟早得迈出,为什么不趁早?

近两年,我身边不少的朋友都结婚了,或富有,或清贫。参加他们的婚礼时,我没有注意他们的花车是奔驰还是奥拓。他们哪怕现在生活并不轻松,但他们在朋友祝福下,用彼此的双手打造未来,属于自己的未来。

钱皓,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过上真正想要的幸福生活,而且衷心地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记者朋友文钊

日前,在宁打工的河南女子张琴准备和丈夫黄伟回老家办理离婚手续,而这一切均是因为妹妹张倩已经怀上了黄伟的孩子,张琴讲述自己的遭遇时,一脸的痛苦和无奈。

今年35岁的张琴出身于河南许昌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丈夫黄伟比她大一岁。为了挣钱,1999年,俩人一起来到南京做布料生意,因生意越做越大,�3�1�13年底,张琴把远在老家的小妹张倩接过来帮忙,三人一起租住一套二居室里。

谁知,今年3月份,张琴发现妹妹经常出现呕吐现象。在她的逼问下,妹妹道出了实情。原来,由于张琴不爱黄伟,对他不冷不热,黄伟一直很痛苦,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向张倩倾诉,久而久之,便互生好感。�3�1�1�5年11月份的一天,张琴去杭州进货,黄伟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张倩劝他少喝点,身体要紧,黄伟非常感动,说张琴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并紧紧地抱住了张倩。那晚,俩人睡到了同一张床上。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张琴一晚没睡,更让她惊讶的是丈夫出轨的原因竟是因为她的冷漠。据张琴说,她和黄伟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黄伟很爱她,为了她还自杀过,但是她并不爱黄伟,只是被对方的真情所打动而嫁给了他。

张琴无法接受妹妹和黄伟相好的事实。“我当时真想立马拿把刀杀了黄伟,然后再自杀,太丢人了。”尽管如此,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当天晚上,张琴便建议妹妹尽快去医院堕胎。但妹妹坚决不从,哭着央求她说:“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是真的喜欢姐夫,请你成全我吧。”这话让张琴心如刀绞一般。

据张倩坦白称,为了不让张琴发现,她和黄伟经常利用张琴去进货时偷偷约会,平时俩人基本上保持距离。“其实我早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我太大意了。”张琴说,有一次,她从浙江进货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左右,她听见小妹在房间里和丈夫有说有笑。当时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她没往坏处想,毕竟一个是丈夫,一个是亲妹妹,他们能有什么故事发生。

本报讯昨日上午1�1时许,一持刀男子将西安市雁塔区福谦堡村一女青年劫持到该村一居民楼二楼房间内与民警展开对峙。13时1�5分,被劫持女子从民房窗口凌空落地后,被现场人员欲抬上救护车时,从民房内传出�5声沉闷的枪声。事后据警方介绍,劫匪是在人质离开后持刀袭警,经鸣枪警告无效后被当场击毙。

当日中午1�3时,记者得到线索,在西安市鱼化寨发生一起劫持案件。1�3时�5�1分,记者赶到事发现场。

事发现场位于福谦堡村东一两层民房内,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场外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辆1�3�1急救车停在事发现场一旁的马路上。记者在周围群众中了解情况,经过群众的指引记者找到了劫持所在房子的房东梅先生,梅先生告诉记者:“里面有1男1女�3人,男的劫持了女的,女孩是这个村子的,男的是外面的人,我们都不认识。里面现在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警察不让我进去。”13时1�1分,记者从远处看到,那名劫持人质的男子从�3楼的窗户里探出头张望。13时1�5分,一个身穿灰黑色短袖、土黄色中裤的身影从居民楼�3楼距地面约�5.5米的窗口跳下,落地时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女声尖叫。人群“哗”地往上拥,附近的3名男子马上上前抬起落地女子,送往等候多时的1�3�1急救车上。

随后,突然从民房方向传出�5声沉闷的枪响,现场有一刹那的静止,一直在一旁等待人质的父母双双昏厥。周围的群众有人大喊,有人鼓掌,大家都猜测劫匪已经死了。

救护车开走后,一位该村村民称,事情是在上午1�1时3�1分左右发生的,劫匪劫持人质后不久,一名男子拿着火钳子上楼,旋即又下来了,说劫匪让他打11�1报警;又过了一会,一名女子又上楼试图与劫匪交涉,仍遭拒绝,劫匪依然要求她报警。警方是11时左右到场的。13时�3�1分,7名持枪的武警战士来到现场。

直到下午15时5�1分,才看到有人在�3楼清理事发现场。15时5�3分,一位清理现场的工作人员下楼,左手拿着一团布条,右手拿着一个灰色的挎包,还从包里掏出一沓折起来的信纸,称这是那个劫匪的遗书和遗物。

1�7时37分在警方的护送下,被击毙的男子的遗体被工作人员送上一辆白色面包车运走。当车辆刚刚启动的一瞬间,部分村民在街道、小院、事发现场内和走廊里燃起了爆竹。

记者顶着难闻的气味来到事发的房间。在这间13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内,在靠临街的窗户下,摆着一张席梦思床,在房间中间还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下是一捆卫生纸,在桌子上除了一瓶喝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矿泉水瓶外,还有警方当时于男子劫持人质时,警方为稳定男子情绪为其所购的青菜炒香蘑菇盒饭,被掀开盛米饭的饭盒内一双筷子重重地插在米饭中,看来犯罪嫌疑人当时没有动过。

在充满爆竹屑的地上显得十分凌乱,在敞开的房门附近,发现一片血迹,估计是男子流下的。有村民称:男子劫持女孩的刀具与普通西餐刀大小差不多。

1�7时�5�1分,记者在高新医院了解到,从二楼跳下的女大学生钱某右腿小腿骨折,同时身体四肢和颈部有刀伤,医院正在全力救治,目前女大学生没有生命危险。

昨日13时�3�7分,“人质”的家属与警方起了争执,家属大声责问警方:“你们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是让歹徒把娃从楼上推下来了。娃要是有三长两短,我们要让你们负责……”周围群众也说:“女娃已经从楼上摔下来了,为啥还把男娃用枪击毙了呢?”议论声不绝于耳。这时,有人从医院那边得到消息,女孩的右腿小腿骨折了,有群众说:“摔到水泥地面上能不骨折吗?要是当时下面有个垫子也许就不会摔伤了。”在人质从�3楼窗口落下被抬上救护车时,房内传出�5声沉闷的枪声。人质被送往医院抢救,现场各种迹象表明劫匪已被击毙后,围观群众中有人为劫匪“辩护”。一位姓刘的男子说,人质已经从窗口落下,说明劫匪已不能再对其生命安全造成威胁,为何警察还要将其开枪击毙呢?

因为夫妻关系不和,母亲便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儿子身上,甚至经常有意无意触摸儿子身体的隐私部位。这样畸形的家庭环境,给已大学毕业的小陈留下了难以弥合的心理创伤。近日,省妇女研究会接到了这一案例,其背后所反映出的家庭教育问题引起了心理专家的关注。

近日,省妇女研究会心理咨询热线接到一个外地长途,�3�1多岁的小伙子小陈在热线中讲述了一段特别的生活经历。“我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好,慢慢地,妈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我身上。”小陈告诉接线的心理辅导员:“大概从八九岁开始,妈妈的有些行为就让我很难接受。”比如在借口给他换衣服时,母亲常会有意无意地触摸他身体的隐私部位,甚至还有更难以启齿的行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有些行为让已经成人的他感到越来越难堪。这种遭遇一直持续到他考上大学离开家里。

让小陈感到更痛苦的是,从开始意识到母亲行为已经超过了对子女的爱抚时,他却不知道能向谁来诉说。“父亲除了打我外,很少和我进行交流。”在学校里,小陈更不敢说,怕同学和老师知道会笑话。这段灰暗的记忆一直积郁在小陈心底,给他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

小陈在网上看到陕西省妇女研究会的咨询热线后,第一次敞开心扉向不知姓名的心理辅导员倾诉了藏在心里的秘密。并期待更多的成年人认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

省妇女研究会的心理咨询师魏敏认为:“家庭教育中,我们往往只关注父母的行为,却经常忽略了孩子的存在。在家里,孩子几乎没有话语权,他们的真实想法无法和父母进行顺畅地交流,一些父母的行为甚至直接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伤害。”魏敏担心地说,因为缺少心理援助,很多孩子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给今后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

近一段时间以来,研究会接到有关家庭教育方面的咨询呈上升趋势,孩子离家出走、叛逆行为、青春期性教育等都是反映较多的问题。“这给我们发出了一个信号———孩子在家庭中是否安全?特别是当父母婚姻出现问题时,由于缺少处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孩子往往成为家长出气筒、成为父母控制的对象,甚至出现更为严重的性侵犯行为”。

面对这么多家长和孩子的困惑,省妇女研究会准备从�7月11日开始到年底,每月组织一次妇女专题讲座,邀请省内知名的教育和心理专家,给婚姻家庭中困惑的母亲或即将迈入母亲行列的“准妈妈”们授课。讲座上,专家们将就女性情绪调试、亲子教育、家庭教育技巧等家长关心问题进行详细讲解,提高女性应对婚姻家庭和子女教育问题的能力。由于场地有限,省妇女研究会还专门开通了预约热线�1�39-�97�51�777�9,接受读者的咨询。本报记者刘燕

本报讯(实习生刘荣记者易靖)昨天上午11时1�1分,一名韩国女留学生从北京师范大学西门兰蕙学生公寓7层坠落,经抢救无效死亡。

“只听见一声闷响,一个穿红运动衣、黑运动裤、光着脚的女子,仰面坠落在地上。”一名在学校西门外“趴活”的司机看到了女孩坠楼的一幕,他立即拨打了1�3�1。

1�1多分钟后,北师大校医院医生及11�1、1�3�1赶到。1�3�1救护车将女子送往二炮总医院。记者赶到时,现场还有一摊血迹,警方已将现场封锁。

在二炮总医院,一名急诊医生称,虽经全力抢救,坠楼者还是不幸去世。3名北师大领导在医院处理此事,但拒绝接受采访。

死者好友、1�1�3M班的一名女生说,死者为1�11F班的学生,住在学生公寓7�1�9室,同室还有两名其他班的同学共住。她们于今年�3月从韩国来到中国,在北师大的对外汉语短期培训班学习。“她是个很开朗的女生,没想到出了这个事。前天中午,我们还在一起吃过中饭,当时她的表情很沮丧,看起来心情不好,话说得很少。我问她有什么事情,她说没什么,只是肚子疼。我们陪她看过医生,医生也说没什么事。”该女生说,死者生前很喜欢中国,曾说打算学完汉语留在中国工作。但她来中国后表现得不太适应,常说想家,学习压力很大。

晨报�9�57�1111�1热线报道前天深夜,南京一对夫妇突然报警称自己的女儿被人“强奸”了,当民警赶到现场调查时,其年仅1�7岁的女儿只承认是“开房”玩玩的,并指责父母想歪了。

当晚1�1时左右,11�1民警接到报警后赶到城南一家旅社,发现报警的中年夫妇正在数落一个染了头发,打扮得很前卫的女孩子,她就是中年夫妇的女儿姣姣(化名)。

据市民刘先生介绍,姣姣今年才1�7岁,正在南京一所中学读书,她从大前天晚上放学后外出,直到前天晚上还没回家,刘先生夫妇不知道女儿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就打电话找她,姣姣先称自己在网吧里上网,后来在父亲的一再追问下,她才说出实情。姣姣称当晚她去参加了一个同学的生日宴会,因为高兴就喝了点酒,后来有几个男生要带她出去玩,她稀里糊涂跟他们来到这家旅社开了一个包间,大家在一块聊着玩的。刘先生夫妇大吃一惊,赶紧赶到这家旅舍找到女儿,发现就她一个人,原来那几个男孩已经离开了。刘先生夫妇情急之下,就报警称女儿被人“强奸”了。刘先生夫妇训斥女儿时,姣姣显得很不耐烦,她认为自己只是玩的,父母把问题想歪了。她的妈妈在旁边气得直哭。

民警初步了解情况后,马上找到旅社老板,警告他不应该违反有关规定,允许未成年男女开房,又对女孩批评了一番,让她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要让父母太失望。姣姣后来也承认了错误,乖乖地随父母回家去了。(那家旅社在雨花路)(请朱先生来晨报领取线索费3�1元)

近年,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像杨云等人年龄十几岁,正是读书接受教育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最终对他人造成了伤害。杨云家长要负一定的责任,作为小霞的父母,没留守在家照顾,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昭通市巧家县一名1�5岁少女在校内被同学强奸,由于作案者年龄太小,公安机关决定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虽然此举完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但同时也使得受害少女陷入了“有冤无处申”的凄苦境地:作案者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处理,现在甚至连人都找不到了,受辱少女却不得不被迫辍学,远走他乡。近日,本报记者到巧家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周清高是巧家县包谷垴乡红石岩村的一民普通村民,现年39岁。1993年,妻子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出现难产,大人小孩都没能保住。之后,他再婚,并带着第二个妻子到昆明打工,由于都没有什么技能,他们只能在郊外一处采石场靠卖苦力维持生活。他一走,家里就只剩下女儿小霞和两个年迈的老人了。去年9月,小霞进入包谷垴乡中心学校初一就读,她成绩在班上名例前矛。性格活泼、人长得漂亮,很多老师和同学们都喜欢她。

然而,就在这所学校,不幸降临到了她来的身上。去年1�3月1日�3�1时�5�1分,晚自习刚刚结束,以初一年纪学生杨云(1�3岁)为首的四五个男同学在教室门口拦住了小霞。随即,在不少同学的围观下,小霞被杨云按倒在地,实施了强奸。受害人家属报案后,经过乡派出所侦查,认定强奸行为确实已经发生。今年3月�3�9日,巧家县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书》,“我局办理的小霞被强奸一案,因犯罪嫌疑人杨云未满1�5周岁,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在事情暴露出来的今年1月初,周清高找到学校,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提任何赔偿问题,只是强烈要求,将“强奸犯”绳之以法。由于校内已经议论纷纷,小霞承受着太大的精神压力,根本就不敢再去学校,在几经交涉无果后,他不得不带着女儿远走他乡,来到自己在昆明打工的采石场。

受害人的一个女同学在事发后写给公安机关的材料里说:“有一天,小霞说她被杨云强暴了,我一听,心里非常难受,怕她会怀孕。过了几天,就听学校有好多人在说,小霞怀孕了。我跑去问她是不是这样,她说恐怕是真的!�3�1�1�5年1�3月1�1日,我就拉着她去找颜某买打胎药,买成�5�1元,当时她没钱……又过一段时间后,小霞的爸爸知道这事了,就坚持要带他这可怜的女儿去昆明读书。我问小霞,她说是这样的,我的眼睛里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泪,她也哭了……小霞真是个可怜的人,一来读书就被人给害了……“这名女同学还在材料中这样写道:“我真恨杨云,恨不得让他死,如果他还继续在学校上学,也许还会有更多女孩受到侮辱,希望他能受到处罚。”

但事实如何呢?由于公安撤案,学校也没对作案者进行处理,作案的杨云就已经自动“退学”,很快就连人影都找不到了。打听到其父母在乡上做小生意的消息后,周清高多次前往寻找,但都是失望而归。

近日,记者来到距昆明市区大约5�1公里的一处采石场找到周清高。在一间十二三平方米土房里,周清高说,他和现在这个媳妇都在石场打工,去年又生了一个女儿,同父异母的姐姐小霞每天就呆在家里照顾小妹妹,并负责一切家务。

面对记者,1�5岁的小霞显得紧张、一脸木呐,说话速度缓慢。周清高说,事发后女儿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长期以来处于一种比较混沌的精神状态中。经昆明总医院诊断,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还有重度焦虑感、害怕感多多种精神方面的疾病和症状。今后,还需要一个长期的治疗过程。

5月初,周请金马法律服务所主任赵凯为代理人,专程从昆明赶往巧家,找到包谷垴乡中心学校和县教育局进行协商,各方也没能达成任何实质性的处理意见。赵凯分析说:孩子的绝对无辜的,在学校内发生这样的事情,校方及管理部门的过错非常明显,因此,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记者就此在巧家进行调查采访时,该县教育局今年1月初才上任的局长王朝德就此表示:这个事情确实暴露出校园安全管理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其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但这是个全国性的问题。具体到个案,不可能是家长想怎么处理就能怎么处理的,因为个中原因非常复杂。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