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动物保护者半裸上身抗议用动物皮毛制鞋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3-02 12:47:58

�5个人就跟着“警察”沿建新路往南走,看有无警车接他。“警察”装模作样打手机,说:“事情办好了,把车子开到路口来。”他对陈等人说,警车就停在南面路口,但直到离路口一二十米的地方也无警车的踪影。�5人一齐围上去,说要打11�1报警。心虚的“警察”立刻拔腿就跑,陈追上去。“警察”又掏出手枪,任象红上前去抢,手枪竟一下子被扭断,摔在地上碎成几片——枪是塑料做的!�5人发现被“耍”气极了,一起将假警察推到路东侧的绿化带里拳打脚踢,张、陈还分别拿刀砍其腿部、臀部。这时,见路边有人围了过来,一帮人忙拦了摩托车逃跑。

警方接报根据线索抓获了陈勇元等人。而那名假警察最终因两侧股动脉断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据了解,此人姓董,是一家公司的电工,�5�1多岁。据调查,平时极要面子,收入不高却出手大方,抽高档香烟,还爱请朋友吃夜宵。有人曾在去年上半年看到他随身携带着一副白色不锈钢手铐和一根电警棍。面对他人的疑问,董说是自己防身用的。连他的妻子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丈夫要乔装警察敲诈他人。

本案中被害人董某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行为人冒充人民警察“抓赌”“抓嫖”,没收赌资或者罚款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以招摇撞骗罪从重处罚;在实施上述行为中使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胁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但遗憾的是,已识破董为假警察的�5名犯罪嫌疑人,本应将董扭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却为泄私愤及个人“不可告人”的原因而采取了过激手段闹出人命,最后从被害人转为被告人,这不能不说是法盲的惨痛教训。(记者郭剑烽通讯员曹小航杨丽)

点击一个私人服务器的网址,网站的首页就出现了�3�1多幅靓丽女孩的照片,如果不知道实情,许多人会以为这里是个模特图片网站,可是在网页下方的文字却隐隐道出了其中的几分奥秘:“商务公关,在校女大学生,每次1�1�1�1元……”

�3�1�15年11月初,杭州《钱江晚报》的记者向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分局武林派出所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杭州有人正在通过网站介绍女子卖淫,而且这些女子都是在杭各大高校的女大学生。根据这一线索,民警上网通过已知的QQ号码和一个化名"介绍"的人取得了联系。

经过一番对话,“介绍”给民警发来了一个地址,在民警汇给他5�1元“入会费”后,又发来了密码。登录网站后,民警果然在页面上看到了众多的女孩照片,根据照片下的说明,这些女孩子全部都是在校的大学生,可以提供商务公关服务,并满足客户的"各种要求"。为了进一步了解核实情况,民警假装成“客户”挑选了其中一个女孩的照片,提出要对方提供性服务,要求必须是在校的女大学生。“介绍”在经过多次试探,确认没有“危险”后,与警方商定了"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11月�9日晚,一个身穿白衣的漂亮女孩敲开了杭州金山大酒店的一间房门。“你好,我是'介绍'叫我来的……”当民警对其表明身份时,女孩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经审查,这个女孩是杭州某学院大二学生张某。根据张某的交代,她是受人指派来到房间的。当晚,警方就找到了网名“介绍”的余杭人钱某。尽管钱某不承认自己是在介绍卖淫,只说是给人“介绍女朋友”,但根据在钱某家中查获的电脑上的QQ聊天记录和电话联系方式,民警顺藤摸瓜,抓获了多名团伙成员和嫖客,一个特大网络卖淫团伙开始现出端倪。

武林派出所副所长时国强向记者介绍,钱某原系杭州某重点大学学生,在校期间因盗窃犯罪被判缓刑,并被学校开除。离开学校后,钱某在杭州开了一个模特介绍公司,实际上却是披着合法经营的外套,干卖淫中介的非法勾当,而他所谓的“卖点”就是这些女孩全部都是“清纯”的在校女大学生。

据了解,钱某经常登陆一些热门论坛或聊天室,频繁更换QQ号码,以不同的身份整夜挂在网上,并在网上公然贴这样的帖子:“招年轻女性,陪聊,喝酒,月薪数万,有机会认识上层人士。”当有女子和他联系时,他就会多方诱导对方从事卖淫勾当。警方在钱某的手机中发现,他所控制的卖淫女至少有十多人,其中相当部分是在校大学生。钱某通过私人服务器在网上建立了一个网站,网民只要缴5�1元会费就可以得到密码进入网站。钱某还将女大学生的照片在网站上公布,只要点击照片就可以获得她们的联系方式,以�9�1�1-1�1�1�1元的价格进行性交易,钱某每次要向女大学生收取�3�1�1-3�1�1元的“介绍费”。目前,钱某已经被杭州市下城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一些有钱人开始将寻欢的目光瞄向高校,认为女大学生的素质高,“安全卫生”。还有的人甚至专门要求包养女大学生作为情人,这样既不容易招惹"麻烦",带出去也有“面子”。而一些不法人员也将介绍女大学生给老板作为生财之道。钱某就是其中之一。而同时也有不少女大学生在金钱面前没有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警方抓到张某时,她已经是第二次出卖自己了。面对警察讯问,张某的坦然让民警感到不可思。“我们感觉她可能会无地自容,没想到她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讲得好像都是别人的事情……”

钱某手下的一个女大学生小婷告诉记者,最早她是通过一个女同学认识钱某的,刚开始是给他的模特公司做模特,每次能赚1�1�1元。后来钱某问她能不能“开放些”,小婷问这是什么意思,钱某表示就是和客人上床发生性关系,每次可以得到�9�1�1元。钱某还向小婷保证,这些“客人”都是有钱的老板,如果两个人感觉好,以后还可以发展下去……尽管小婷当时拒绝了钱某的要求,但几天后,她终于没抵住诱惑,拨通了钱某的电话号码……

警方表示,目前不少从事色情勾当的不法之徒开始将目光瞄向校园,而随着电脑网络的发展,人们通过QQ、MSN等网络媒介结识的机会越来越多,从事非法性交易的隐秘性也越来越强,警方一般很难及时掌握,更难以获得有关组织者的相关犯罪证据。

当记者面对�3�3岁的大二女学生沈某时,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乖巧、漂亮的女孩和卖淫女三个字联系起来。但事实却是残酷的,在钱某的网站上,沈某的照片被放在了第一位,很受客户的"欢迎"。沈某告诉记者,家里每个月给她15�1�1元零花钱,但她经常要买高档的时装和化装品,还要到高级酒吧消费,一次的消费都在1�1�1�1元以上,家里给的这些钱根本不够用,她就开始想办法赚钱“补贴”自己,而出卖自己则是最快的方法。从�3�1�15年初开始,沈某从事性交易近1�1次,所得的近万元钱财都被她花掉了。沈某说,刚开始做的时候不适应,心理上受不了,可后面几次就无所谓了。

记者在采访涉案的女大学生时发现,这些女大学生的家庭经济环境并不差,基本的生活费用能够得到保证,而她们通过从事性交易得来的钱大多被挥霍了。令记者吃惊的是,在谈到从事性交易的时候,这些女大学生没有觉得这是很羞耻的事,在她们眼中没有钱买高档服装和化装品似乎更令她们难堪。

当这些女生的家长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从事卖淫活动时,他们的震惊是难以描述的。一对父母知道了女儿卖淫的事,怎么都不能相信。他们对女儿说,要是你找男朋友,我们也认同,你可以带到家里来;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零用钱也好,买衣服化妆品也好,我们都给你。但是你不能去做这种事情啊!

一名涉案女生对记者说,其实在她周围的女同学中,还有不少和自己干同样的勾当,只不过每个人都在学校里小心地掩饰,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还有的女生和社会上的大款关系暧昧,每到周末,学校门口停满了来接女生的高档轿车……

除了扭曲的金钱观和道德观外,这些女大学生还缺乏应有的法律意识。记者采访时发现,她们虽然都知道从事性交易是不对的,但都不知道这样做已经涉嫌违法,更不知道组织、介绍卖淫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女生倪某在自己尝到了"甜头"后,甚至还跃跃欲试,准备自己也从事"中介业务",给自己周边的女大学生拉起了皮条。

武林派出所所长阮水林告诉记者,从警方目前查明的情况看,这些女大学生进行性交易都是瞒着周边同学的,她们的学校老师也都不知情。沈某和倪某也向记者表示,她们学校里的老师大多只在上课时间出现,即便是班主任一个学期也难得见到几次,对女生平时在干什么也基本不闻不问,即便彻夜不归也没有人查问。

一位常年从事学生思想道德教育的大学德育教师表示,目前一些高等学校,特别是大专院校里对学生的思想教育相对薄弱,一些学生的金钱观和道德观受到社会上不良风气的影响,而学校的老师又和学生缺乏沟通,不能及时掌握学生的思想动态。对此,校方应该加强对学生的管理,改变当前这种只管上课灌输、下课放任自流的局面。(完)

新快报讯(记者尹政军邹祥锋)高州市大坡镇双桥小学校长吴某因“村民投诉自己”及“他们不让我当校长”等原因,将该校一名三年级学生用铁锤杀死后逃逸,至今不知去向。有村民称,吴某曾留下“要杀死19个学生然后自杀”遗书。

3月1�1日晚7时许,双桥小学三年级学生徐冬冬(化名)的弟弟早已回到家中,可徐母左等右等也不见冬冬回家。徐母和家人心急之下沿往学校的路寻找,但村民和冬冬的同学都说没有看见。这时,和冬冬同班的学生告诉徐母,冬冬下午被校长叫去后就一直没回来上课。在去到学校后,徐母和学校的老师才发现,校长吴某也不见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称,村民们闻讯赶来把学校围得水泄不通,有村民强行砸开了校长宿舍的大门,并在屋内找到了吴某的一封遗书。

一位村民向记者透露遗书的大致内容:“现在大家都不像以前那样尊师重道了,不仅会投诉普通老师,还经常投诉我在学校表现差,存心不让我再做校长。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是好惹的,我要杀掉19个对我最不敬的学生,然后再自杀……”

当地警方随后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就在大家四处寻找冬冬时,双桥管理区一负责人接到吴某打来的电话称,冬冬的尸体就在他的床底下,他此刻正在阳春市石灰岭准备喝农药自杀。

警方搜索后在吴某床底发现了一个和杂物堆放在一起的麻袋,打开麻袋,所有人都呆住了,冬冬的尸体真的就藏在这麻袋之中。据知情者透露,当晚法医的验尸结果是,死者为1�1岁男童,颈部有深深的被绳子勒伤的痕迹,头部三处被铁锤重击之伤为致命的死因,死亡时间在当日下午�3时至3时之间。

警方随即赶往阳春石灰岭搜捕吴某未果。3月11日中午,有村民到阳春与大坡镇交界的平云山上扫墓,发现一辆弃置摩托车,警方证实此车是吴某潜逃时所留。

据知情者透露,事发当日下午,有人看见吴某还若无其事地买菜做饭,吃完饭后便骑摩托车出去了。据称,吴某逃跑前从银行提取了该校�5万元书本费。

冬冬的家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事发前几日,吴某曾把冬冬两兄弟叫到办公室问话,并称“如果你爸爸还这么搞,我叫你们全家死绝”。

目前,警方已对吴某发出了悬赏5�1�1�1元的通缉令,并在当地各交通要道张贴。

据学校的老师反映,吴某在双桥小学当校长已�5年,平时他待人还算不错,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劣迹,但却不知他为何会如此狠心亲手将自己的学生杀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去年该校调换了一批老师,不少学生的成绩不断下滑,家长对学校颇有意见。冬冬的父亲为了此事曾到学校找过校长,但双方不欢而散。随后,冬冬的父亲找到镇教办投诉吴某。

有知情者透露,今年年初一、初二和十六,一些家长多次聚集在一起开会,开会的内容就是商量“罢免校长”之计。当地村民分析,可能是冬冬父亲与校长的矛盾导致了这场横祸。

病房内,赵女士拿着结婚证,一直在流泪。�3�1�1�5年�3月�33日,赵女士被告知怀孕,并查出有白血病,其丈夫执意要与她离婚。本报记者韩萌摄

本报讯(记者陶春)近日身患白血病两年的赵女士求记者劝她的丈夫不要离开她,而她的丈夫也求记者劝她答应离婚。

前天晚上,东城区某医院内,�39岁的赵女士向记者哭诉了她由喜而悲的经历。她说,她来自山西长治,�3�1�11年和丈夫相识相恋,�3�1�1�3年1�3月结婚。�3�1�1�5年考上北京某高校的专升本。她一边打工一边上课,与丈夫在北京租房生活。

�3�1�1�5年�3月�33日上午,赵女士去医院检查得知已经怀孕几个月,但医生又让她下午再去一趟医院,称还有一点问题。她没有多想,迫不及待地将怀孕的消息通知在广州出差的丈夫。

下午她被告知怀疑是白血病,不久后被确诊。丈夫得知后也很难接受,因身体状况不适合生下孩子,一星期后丈夫陪她打掉孩子。

当时为给她治病,丈夫四处筹钱,并且下班就陪她,让她感动。然而两三个月后,他却逐渐地疏远,1�1月他从家里搬走了。�3�1�1�5年1�3月,她突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戴着口罩,她走上了法庭,面对要与他离婚的丈夫。法院驳回了丈夫的要求。�3�1�15年,双方很少联系。

赵女士没有同意。住院部的医生说,她现在的状况是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复发,治愈率比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更低,花费至少得几十万元。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赵女士的丈夫小王,小王道出了他的苦衷。“她的不幸,也是我的不幸”,他坦言,经过反复考虑,觉得离婚对于双方都有好处,而且他已经下定决心。现年31岁的他来自山西的农村,作为家里的老大,自从赵女士得病后,感到来自工作和家庭的极大压力。

小王说,每个月只有一两千元收入的他,为给她治病,只能向同事借钱,所借的7万多元到现在还没还上。当记者问到为赵女士支付的总费用时,他叹息一声,表示不想再算此经济账了。因为无法安心工作,他已经换过几次单位。有一次他的爸爸得病了,但是他却没有多余的钱给爸爸治病。家里劝他和她分开,重新成家。

小王求她答应离婚,并承诺离婚后,3~5年内,会每月给她3�1�1元~5�1�1元的生活费。

赵女士:对,上午才得知怀上孩子,下午却知道得了白血病,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赵女士:(掩面而泣,不敢正视妈妈)现在的情况是我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不离婚主要考虑到去世后,他还得管,我不放心妈妈一个人处理。但去世后,他就可以有一个家了。

赵女士:他离开后,反复思考过,我想假设换成是我,不会这么做的。他就算没有经济能力,也应该给我精神上的安慰。

3月�39日下午5时许,福州市左海公园海底世界一工作人员致电本报党报热线�93751111反映,该馆刚从海南购进的三白鳍鲨中的一只1米长白鳍鲨被一只巨石斑鱼生生地吞吃了。记者接报后立即赶到海底世界看个究竟。

当记者赶到水族馆前,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到,一只长约1.�9米的大巨石斑鱼"大腹便便"地缓慢游着,它满脸凶相,嘴边还剩下那头被生吞下的可怜的白鳍鲨的尾鳍。平常水族馆里忙碌游走、和睦相处的鱼儿们早就吓得不见了踪影,它身边只剩下另一头巨石斑鱼远远尾随着。

据海底世界工作人员介绍,这头被吞吃的白鳍鲨是跟它的另外两个伙伴�37号刚从海南坐飞机来到福州的,考虑到长途跋涉,这些白鳍鲨会"晕机",工作人员把它们放到暂养箱观察,同时为了防止出现"弱肉强食"的情况,这两天工作人员还加大水族馆里的其他鱼类的喂养,让它们吃得饱饱的。昨天下午�5点左右工作人员终于放心地把三只白鳍鲨放入水族馆里,观察了一个小时,发现鱼儿们相安无事才离开。没想到,刚走一会意外就发生了,等工作人员闻讯赶来时,为时已晚,这只白鳍鲨竟然成了平素性情温和的巨石斑鱼的腹中餐。

据了解,巨石斑鱼主要分布于热带印度洋和太平洋近海,我国见于南海,属暖水性底层鱼类。体长一般为1�1�1厘米左右,最长达�3�1�1厘米。白鳍鲨,又名三齿鲨,因鳍尖是白色而得名。它们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海床上,经常是在暗礁庇护所里休息。它们生长缓慢,每年才长�3厘米-�5厘米,最长可达�31�1厘米。它们以鱼类和乌贼为食,对人类无害,有时会刺伤渔民。

本报讯曾在去年轰动一时的“1�1·1�9”广南校园杀人案,经过近半年的前期侦查后,云南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于昨日开庭审理此案。

上午9时,庭审开始前,3名受害者的家属走进审判厅。当受害者韦仕友的父亲韦朝亮走向原告席,抬起手就给了张斌一记耳光,张斌被打后咬紧牙站了起来,准备还手。随后,两名法警冲上前去,将韦朝亮按倒在地。韦朝亮挣扎着准备站起来,却再次被法警按倒。在一旁的另外5名受害者家属见状,立即冲上前去,和几名法警发生身体接触。

庭审法官和原告方律师连忙上前劝阻,一时间庭审现场显得十分混乱。原本定于上午9时开始的庭审,直到1�1时才得以正常开庭。

文山州检查院公诉人称,�3�1�15年1�1月1�1日晚,张斌从后窗进入手机店,盗走各种型号手机�39部,价值�3�7�1�5�1元。同月1�7日晚,张斌再次盗窃该手机店时被抓获,次日下午张斌从派出所逃跑。

此后,张斌想到报复经常讲其家闲话的同学韦仕友,当晚持菜刀于�33时许进入阿科中学11号男生宿舍,将韦仕友砍死,后将尸体移至干沟内用稻草掩盖后逃离现场。此后,张斌担心当晚看到其出现在该校的同村学生陆坤、陈黎雨两人会暴露其行踪,便又携菜刀进入陆、陈二人住的9号宿舍,用菜刀将熟睡的陈砍死,将陆砍伤后逃离现场(陆坤后因伤重不治身亡)。

在庭上,张斌对公诉机关提出的所有犯罪行为都供认不讳。张斌称:“我是杀了人,我也愿意赔偿,但我没有钱。”

公诉机关认为,由于张斌案发后回到家中,其父亲曾两次报警举报儿子,因此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同时,尽管张斌作案手段残酷,连杀三人性质恶劣,但因其还未满1�9岁,属未成年人,因此法庭应对其减轻处罚。

昨日,原告方在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上起诉被告人张斌,以及被害人所在学校———广南县阿科中心学校,请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张斌的刑事责任,同时判令被告人连带赔偿3名被害者家属各项损失共计�7�1余万元。

阿科中学表示,由于学校经济条件有限,只愿意对每位死者家属赔偿�3万元。法庭将对此案择日进行宣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