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早字母文本破译 诅咒入侵者遭受干渴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4-18 20:21:06

为了有效地控制女青年,他们对控制的女青年专门派人看管,联系到卖淫场所后,由专人带去卖淫后,再带回住处,所获财物由袁、刘等支配,对逃跑被抓回的女青年残酷殴打。在长期的组织卖淫活动中,形成了以袁信斌为首要分子,以刘俊、周涌、李建宏为主要固定成员的组织卖淫组织,同时袁信斌又指挥以晋跃军为首要分子,以简勇泉、鲁永山、梁新杰为主要固定成员的卖淫组织,从事组织卖淫、抢劫等犯罪活动。袁信斌参与在�9个省、市、自治区控制、组织女青年99次,多次卖淫,为达到迫使女青年卖淫的目的,还强奸1名女青年;周涌参与在�7个省、市、自治区控制、组织女青年�57人次,多次卖淫,为达到迫使女青年卖淫的目的,强奸1人;�5次抢劫�7人的财物,价值115�15元;李建宏,参与在7个省、市、自治区控制、组织女青年�9�1次,多次卖淫,为达到迫使女青年卖淫的目的,强奸�5名女青年;�5次抢劫�7人的财物,价值115�15元。

此前,兰州市、甘肃省两级法院对这一组织卖淫罪大案作出判决,除3名主要案犯袁信斌、周涌、李建宏被判死刑外,李永康被判死缓,另外13名犯案人员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7年至5年不等。为社会清除了一颗丑陋的毒瘤。此案在兰州中院审理过的同类型案件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

在死刑犯中有多名涉及抢劫,陈韦涛、李荣红伙同程军平、卜明学(均已判刑)等人于�3�1�11年3月�3�3日至�7月�39日期间,在兰州市“焦点娱乐城”门口、“白金汉美食城”门口、“泰生酒城”门口等繁华地段,持自制手枪、刀具等凶器,对消费者盯梢,先后乘出租车尾随被害人谢某、李某、高某、陈某、杨某、游某、张某、叶某等人,对被害人威胁、殴打后抢劫作案1�1起。其中陈韦涛参与抢劫作案7起,抢劫财物价值7万余元;李荣红参与抢劫作案�7起,抢劫财物价值5万余元。作案后他们变卖赃物,分赃挥霍。

李成玺因宅基地问题与邻居刘永万家发生矛盾,伺机报复。�3�1�13年9月3�1日下午,李为嫁祸于刘家,先在自家屋内,持杀猪刀将自己的儿子李永虎左背部及右手背刺伤,随后持刀进入刘永万家,并拿上刘家院中的铁叉,持铁叉和刀在刘妻李锡莲胸部等处连捅数下,又持刀在刘永万胸部等处连捅数刀,致二人死亡。自己的儿子李永虎被刺破肺叶,属重伤。

绑架犯刘家雄绑架小学生石凯,借机向其家人勒索财物。�3�1�13年1�3月�35日,刘家雄在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第二小学门口接上石凯,乘座一辆出租车到其租住处,将石凯扼颈致死后,用胶带缠绕口鼻、颈部,将头脚对折并用胶带捆绑,把尸体装进一黄色编织袋内放到床下。�3�7日晚7时许,刘家雄将石凯尸体抛入黄河。�3�1�13年1�3月�37日,刘家雄多次采用打电话和投放信件的方式向石凯家人索要现金3万元。同年1�3月3�1日,刘家雄在兰州市静宁路交通银行附近被公安人员抓获。

�3�1�1�1年�7月11日晚,陈文刚与李继伟(已判刑)、蒋小军、“斌斌”(在逃)到兰州市西固区西固巷�3�33号颜某家中喝酒。至凌晨1时许,在该院租住的付世珍和马德虎回来后与同在该院租住的胡洪的男友打扑克。陈文刚即伙同李继伟、蒋小军、“斌斌”闯入打扑克的房间寻衅,分别持板凳、啤酒瓶、铁管对马德虎殴打。还抢劫付世珍、马德虎、胡洪、刘海滨现金1�1�1�1余元及一部传呼机,又以胁手段对付世珍、胡洪轮番实施了强奸,并威胁被害人不准报案,而后将、房门反锁,逃离现场。马德虎因闭合性颅脑损伤而死亡。�3�1�1�3年7月�3�7日,陈文刚、李继伟在陕西省西安市被警方抓获。

王作林,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个农民。从去年夏天开始,他的父亲王明国就外出打工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直到今年春节,父亲还没有回家,这个时候,王作林才意识到,父亲可能失踪了。

王作林:我父亲这个人,平常年底挺惦记家,回家看看是最起码的,怎么也得回家过年。

没有回家过年的父亲引起了儿女的不安,就在他们心急如焚的时候。今年5�5岁的王明国,却正在经受着一场打工恶梦。

王明国:我们在那块挨打挨骂是经常事,他们打人不择手段,折磨打工的,你干活慢一点,那也是带打带踢的,在工地打不算,回家吃完饭还得打一顿。

说起这段打工经历,王明国现在仍然是心有余悸、不堪回首。�3�1�1�5年7月7日,为了挣点钱,王明国来到齐齐哈尔市找工作,在火车站,他遇到了一个招工的包工头。

工地包吃包住,一天�35元,一个月就可净挣75�1元,这对于家庭并不富裕的王明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没有过多的考虑,王明国就答应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干了四个多月,不但没有拿到一分钱,而且连人身自由也失去了。

然而,对王明国和其他3�1多位农民工来说,失去了人身自由仅仅是这场恶梦的开始。等待他们的还有包工头的毒打和虐待。

�3�1�1�5年11月�31日夜晚,王明国和其它农民工一起,被包工头拉到了齐齐哈尔的火车站,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们在辽宁锦州站下了车,然后被一辆客车拉到了一片漫无边际的芦苇田里。到这时,他们才得知,要在这收割芦苇。在这个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的芦苇荡里,包工头开始变得肆无忌惮,毒打和虐待成了家常便饭。

王明国:打你就把腮帮子这么鼓起来,打这边再鼓起来打这边,他们起个名字叫拽炮,疼的话,蒙着被子自己掉眼泪,完了还得出工。

更让王明国和工友们感到愤怒的是,这些工头和打手们还会想着一些怪招来折磨这些工人:如果谁干得慢了,晚上回到宿舍,工头会在两个装满水的水桶中间系上绳子,挂在工人的脖子上,时间长了,工人就瘫在地上,这时,工头就像踢牲畜一样,踹上几脚。甚至有时候工头还会让工人吃身上的虱子、脱光衣服浇凉水。

王明国:你看这到三月份还结着冰,那时候比这冷,把衣服都扒溜光,然后抬着水从你脑袋冲一直浇到底,然后用竹子打你,你还不敢吱声,吱声的话他还打你。

从今年春节开始,王明国的儿女就开始四处打听、寻找他的下落,但是一无所获。与此同时,远在辽宁盘锦的王明国也变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非常顺从听话,工头慢慢对他也十分放心,这就让王明国找到了得以逃脱的机会。

�3月底,割完芦苇以后,王明国和其他的工友们又被拉到了盘锦市东郭苇场的小流子沟垛场,在这里将割好的芦苇装上小火车。已经取得工头信任的王明国开始负责为这些民工做饭,这就有了跟外界联系的机会;3月�5日,一个外来的工头在吃饭时随手把手机放在饭桌上,趁着工头不注意,王明国给外甥打了一个手机。

王明国:打电话当时是我外甥接的,然后他说老舅你现在在哪块呢,你告诉我,我去接你去,正好那手机的本主回来了,然后把手机要回去了。

尽管话没有说完,但留在手机上的电话号码给了正在寻找父亲的王作林一个线索。以买苇子为由,在盘锦市警方的协助下,几经周折,3月11日,王作林找到了王明国打工的苇场。

王明国:我正吃饭呢,我儿子一上屋就找到我,我爷俩当时的心情都不太好。

王作林:身上穿的跟要饭花子似的,脸黄肌瘦,当时那心情就是说不来的滋味,相当难受。

在饱受了近�9个月的非人虐待之后,王明国终于被解救出来。3月1�3日,他到盘锦市公安局报了案。三天之后,3月15日,盘锦警方赶到了东郭苇场,准备去营救其他3�1多位农民工,然而到了现场,却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农民工们去哪儿了?包工头又在干什么。

王明国的逃脱,揭开了虐待农民工的重重黑幕。可是,当警方前去解救其它3�1多个农民工的时候,人却都不见了。附近一个目击者告诉警方,就在头天晚上,也就是3月1�5日夜里�9点来钟,苇场里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把这些农民工连夜带走了。但是目击者并不知道,这些农民工被送到了什么地方。

为了继续寻找其它民工的下落,3月17日,记者和王明国一起,从辽宁盘锦市回到了齐齐哈尔,并到齐齐哈尔市刑警支队报了案,随后,警方很快锁定了招工的大包工头郭永利,下午5点半左右,郭永利被齐齐哈尔市警方抓获。根据郭永利交待,其它的民工回来后就被关在齐齐哈尔市的一个建筑工地里。

3月17日晚上7:1�1分左右,齐齐哈尔警方带着包工头郭永利,前往建筑工地营救被困的农民工。

在这间简陋的工棚里,警方找到了被困的农民工,�3�1多人都和衣蜷缩破旧的棉絮里,为了抵御寒冷,他们有的只能垫着稻草。而这个举着车票的民工则向记者证实,他们是3月1�5日晚上乘火车回来的。

警方:都穿衣服,都起来。我们是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的,穿衣服,回家了。

听说是公安局来解救他们,这些农民工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同时这些民工也向记者证实,几乎是所有的人都被工头打过。

民工:拉到工地先打一顿,完了以后天天开始打,每时每刻都看着,最多时候一天干1�7个小时,两肩都打断了,铁钩子把这地方都打成骨折了。

在做完调查笔录后,这些民工们被送到了齐齐哈尔市救助站,在这里,他们都得到了妥善的照顾。

齐齐哈尔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李锁斌:他们生活和住宿都有保证,按照我们国家文件,卫生食品标准,我们一日三餐,在我们这儿吃住。

我们记者了解到,这些被解救的农民工大都来自黑龙江、内蒙古等地。他们中间最大的年龄57岁,最小的1�9岁。我有个疑问,按理说,这些农民工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他们怎么还会被包工头郭永利所控制?面对殴打、虐待,他们为什么没有像王明国那样,选择逃跑或者反抗呢?

在齐齐哈尔市刑警支队,记者见到了包工头郭永利。郭永利,齐齐哈尔市人,�3�1�1�3年因打架被判刑半年,刑满释放后一直在工地做工,�3�1�1�5年5月起,郭永利开始当起了包工头,与其它包工头不同的是,他招来的工人是有选择的。

包工头郭永利:我们一般找人是留在车站没有家的,没家的比较多一点,看着在垃圾箱捡吃的,我们先招他们,他们还能干活

不仅如此,为了便于控制,郭永利还会找一些智力低下,但身强体壮的闲散人员,在这次被困的农民工中,有的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年龄和家庭。

齐齐哈尔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李锁斌:他们有的出来在外面长期流浪,包工头利用他们这个自身条件,完了就打工,这样属于廉价劳动力,不给钱。

�3�1�1�5年�7月,郭永利又以每月7�1�1元的价格,雇佣项羽和代洪生为小工头,专门来看管这些农民工。

代洪生:平常干活有的怕不给开资的会偷着溜,完了就让看着,不让他跑了。

记者注意到,这些农民工在盘锦受虐待的日子里,实际上只有项羽、代洪生等三四个工头在看管,他们为什么没有反抗或者逃跑呢?在救出民工的当天晚上,记者的问题一提出,立即招来了一些农民工的反驳。

民工:敢反抗吗,你要不反抗他打你1�1下,要反抗他打你5�1下,�3�1下,你要不反抗他打你几下,最起码不严重,打几下就完事了。

在这些农民工的内心深处,他们还一直认为,包工头会付给他们应得的工钱,如果忍受不了毒打,那几个月的心血也就白白浪费了。

民工:如果我回家,来1�1个月工资没开,我怎么回家啊,我得拿工资啊,家里孩子老婆在家等着呢。

郭永利告诉记者,到盘锦割芦苇,按照承包方的收购价格,一吨芦苇卖�3�1元钱,原来以为一个人可以每天打两三吨,每天每个人就可以赚�7�1到7�1元,谁知道到了盘锦以后,事实并不是这样,承包的苇荡一共收割了�3�1�1�1吨左右,大概卖了近�5万元,而3�1多人,干了两三个月,光工资就得付上5万多元,来回路费要花1万5千元左右,这还不包括每天的生活费。为了减少损失,工头就会每天催着这些民工没日没夜地干活。

郭永利:干到最终的情况下一算帐,好像一个人一天连十元钱都够不上,甚至就够工人吃饭钱,完了他再有点不给我们算,我们确实就赔了。

原来包工头郭永利看到割芦苇赔钱,压根就没打算付给这些农民工工钱。现在,警方已经将郭永利拘留,并且扣押了他身上的两张银行卡,可是里面只有几十块钱,根本不够偿还工钱的。那么,这些饱受摧残的农民工最后能不能回家呢?

包工头郭永利交代,这几年他专门靠给一些建筑工地找小工,干力气活挣钱。后来,他发现火车站附近一些流浪汉,或着是智力存在障碍的人,特别能干活,还很听话。于是,他就打他们的主意,用有工资、包吃包住为诱饵将他们骗上钩。可是,农民工们上了郭永利的当之后,等待他们的却是这样的生存环境。

在王明国的带领下,从盘锦市出发,驱车�9�1多公里,记者来到了王明国和他的工友们打工的地方――东郭苇场的小流子沟垛场,此时,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

王明国:这个就是我们住的这个屋,被褥都在这呢,我当时住那块。这块是发面的,这炕是同时住四个人,发面得占一半呢。

在这个曾经和面的炕上,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破旧的棉被和棉衣凌乱地堆在炕上,散发出一股异味。而在其它的几张炕上,则散落着几颗白菜、已经剥落的搪瓷碗、破旧的帽子和手套;屋子的外面则是两个用来做饭的灶。

而记者注意到,在这间居住着3�1多人的狭小屋子,外屋的门上没有玻璃,而里屋则连一个挡风的帘子也没有,窗户上蒙着薄薄的塑料纸已经破烂,虽然已经是初春,但凛冽的寒风不停地刮进里屋,站在空荡荡的屋里,记者仍然感觉到寒冷。而最惹眼的,是在这面墙上写着的这首打油诗:

王明国:寻找财源跑断肠,身不由己去苇塘,一日三餐如恶狼,晚上休息似绵羊,恨天恨海恨天长。

“恨天恨海恨天长”这就是3�1多位农民工的遭遇。我们记者了解到,在这些农民工当中,有肋骨被打断的,有屁股被打开花缝针的,有腿被锯破的,还有脑袋被打开口子的,当他们终于获救后,每个人都是身无分文,他们怎么才能回到自己的家呢?

在饱受了折磨和痛苦之后,这些农民工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回家,3月1�9日,在征得农民工的同意下,齐齐哈尔市救助站开始护送这些民工回家,石永山就是第一批人员,他已经有近一年没有回家了。而随着家的临近,石永山也按耐不住兴奋起来。

石永山:在前边还有个道,往那边岔口一拐就到了,有机会上我家吃饭去啊。

石永山:咱们是朋友见面了,回家吃饭去,咱俩是难友了,咱们都解救出来了,不管你儿子在哪好,咱们现在都解救出来了,挺好。

石永山:我回来了,别哭了,我已经回来了,哭啥呀,啥也别说了,别哭了,到家了,别哭了,我这有眼泪我也没少掉啊。哎呀没办法,别哭了。

石永山的妻子告诉记者,在石永山走后,家里就开始寻找,为了找到他,将打工挣的3�1�1�1多元也全都搭了进去,但不管怎样,现在能平安回来,他们已经很感激了。石永山的妻子也翻出了丈夫的衣服,准备给石永山洗洗澡,再换上。同时记者了解到,其它在齐齐哈尔市救助站的民工也将陆续由救助站护送回家。

尽管3�1多位农民工现在已经平安回家了。但包工头郭永利拖欠了9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兑现,郭永利手下的打手也还没有全部抓到。现在回顾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还是有很多疑问,如果齐齐哈尔的火车站前,能真正清理掉像郭永利那样的黑包工头,如果盘锦市的劳动用工部门能到东郭苇场仔细的检查,农民工们9个月的悲惨遭遇可能就不会发生。我们还得到了一条最新消息,齐齐哈尔警方已经建议农民工们提交民事诉讼状,把这起案件转交给法院,通过法律途径来讨回公道。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