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已非避风港湾 姚明坦言想到回国便胆战心惊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1-29 13:59:04

11月9日上午,单某再次从保险柜内取出包,并想办法打开。打开后他当场目瞪口呆,发现包内现金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部“神舟”牌手提电脑、几本杂志和长袖毛衣。惊魂未定的单某稍作镇定后立即赶到白云机场公安局航站楼派出所报案。

接警后,白云机场公安局成立“11·�1�9”机上盗窃案专案组,很快将目标锁定在王××、苏××、罗清×、罗福×等�5名嫌疑人身上(均为广东翁源县人)。

侦查人员推测他们很可能已逃窜回翁源,于是分兵两路,一路转战翁源抓捕犯罪嫌疑人,另一路专案组技术人员立即对事主的提包作了检查,并对提包以及包内放置的手提电脑、毛衣和杂志等物品进行了相关技术处理,提取了大量的痕迹物证,并连夜送往翁源。

11月9日下午,负责抓捕的侦查人员赶到翁源,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有重大作案嫌疑的王××等�5人全部落网,此时距离接到报案时间仅为�3�9小时。

11月11日下午,经审讯,�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行窃的经过:他们登上济南到广州的航班后,嫌疑人苏××利用放置行李的时机对行李舱进行了搜索,发觉单某包里有很多现钞。飞行过程中,苏××乘人不备将事主的提包从行李舱内取出,罗福×在旁边用外衣遮挡掩护,由罗清×和王××将包内33万元现金取出,并把罗清×包内的毛衣及手提电脑放入进行调换,怕提包重量不够引起事主察觉,他们又随手将三本机上杂志放入包内。

为了不让事主下飞机就察觉钱财被盗,给他们逃跑留下足够的时间,王××又在手提包拉链上洒上事先准备好的5�1�3胶水,使拉链拉不开,随后苏××把提包原封不动放回行李舱内。�5名疑犯下机后平均每人分得赃款�9万元,另有1万元被�5人当天挥霍掉。

在审讯中,苏××、罗清×、罗福×3名嫌疑人均交代了赃款藏匿的地点。11月11日当晚,专案组成员再度疾驰翁源,最终从三人家中的天花板上、郊外废弃的柴草房以及屋后的菜地角落里将各自藏匿的所分得赃款悉数追回。

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王××在审讯中始终不肯说出赃款的下落,并宣称只有自己回家才能找到,而且坚持一定要回到翁源老家才肯说。为及时取回赃款,侦查人员先答应了王的要求。当王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抱住只有两个月大的女儿亲了一下。接下来,王××在侦查人员政策攻心之下,终于交代了赃款埋藏地点——自家菜地。原来,王××深知自己犯下罪行,日后将很长时间见不到刚出生的女儿了,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据悉,�5人目前已被广州白云机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案还在进一步审查当中。

近年来,民航飞机上盗窃案件有上升的趋势,为什么这些飞天大盗愿意花上高成本乘坐飞机来偷窃呢?其原因是他们抓住了国人出门喜欢携带大量现金的习惯,并利用了目前广大旅客认为乘坐飞机安全性有保障的心理,疏忽对自己携带现金财务的防范,所以屡试屡得手。其实大额资金通过银行转账更安全方便,虽然要花上一笔手续费,但始终比钱财两空划得来。本版撰文时报记者陈永华通讯员古广汉刘志荣李贞本版摄影通讯员古广汉刘志荣李贞

一名年轻女子被杀死在单身公寓中,身边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个匿名的报警电话把警方叫到了现场,这是一个典型的入室抢劫案的现场,不过,警察发现,凶手竟然在杀人抢劫之后,还悠然地清洗过地板,擦洗过死者的伤口。凶手的残忍令人发指,而行动却似乎无懈可击。当最终真相大白的时候,警方发现,一切更出乎他们的意料。

上午1�1点左右,警方接到一个匿名的报案电话,电话是一名青年男子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说,他在一所公寓里发现有人被杀了。

警方立即赶到了这所公寓,他们在报案人说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名已经死亡的年轻女子。死者头朝下躺在地面上,法医检查尸体后,发现致命伤来自死者的颈脖处一道十公分长的刀伤。

在死者的脖子上,现场勘查的法医又发现了一根黑色的电线,电线在脖子上留下了明显的线状挫伤。法医把它和脖子上的刀伤结合在一起,推断了死者的死因。

同期:(法医)死者被犯罪嫌疑人用手捂住口鼻,然后用一根绳子勒在脖子上面,勒了一段时间以后,拿锐器刀一类东西,把左侧脖子上切了一道口子,导致她大量失血死亡。

先用电线勒杀、然后用刀子划破颈动脉致命,如此的作案手段表明了一点,凶手有意要致死者于死地。

这时,正在现场勘查的警察意外地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声音来自案发房间里的另一间卧室,在那里,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一直在哭闹的婴儿。警方询问了公寓的住户,他们说,死者叫陈海蓉,这个未满岁的婴儿是她的孩子,但从来没见过孩子的父亲。她们娘俩一年多前才搬到这套公寓居住,不过,她很少与邻居来往,也几乎没有什么来访的客人。

父亲:我女儿很本分,从来不跟人吵嘴,我女儿她不喜欢说的事就蒙在肚里。

根据死者父亲提供的信息,警方发现死者的房间里少了一些东西,其中包括死者的一块价值一万多元的手表、一部手机以及几千块钱现金。他们也发现,房间里的一些地方被翻动过。

刑侦队长:主卧室的衣柜、壁柜,还有梳妆台下面的东西都翻动了,翻动量比较大,到处都很狼藉。像一个抢劫现场

从现场翻动和丢失财物的迹象表明,凶手有图财的犯罪动机。不过,要是从凶手致命的作案手段看,这倒更象是一场意在夺人性命的仇杀。看来,关于犯罪动机的调查短时间无法获得答案。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进一步的勘查,看看还能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果然,现场勘查的警察很快就又有了新的发现,他们说,虽然无法确定这是仇杀还是抢劫,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警察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首先,他们发现进出案发房间的防盗门上既无撬痕,也没有破坏锁孔的痕迹。而房间的窗户都是关着的,大门是凶手进入房间的唯一通道。

刑侦队长:我们对门缝有没有擦过的痕迹、敲动的痕迹我们都仔细地勘验过,没有任何痕迹。可以肯定(凶手)是喊门进来的。

接着,警方又发现了更多耐人寻味的痕迹。他们发现,整个作案现场在案发后都被人精心清理过,卧室的地板也被用拖把拖过。

刑侦队长:对现场所有的在地上的血迹,因为鞋肯定踩了血,他走到哪个地方鞋印都留下来了。

不仅是地上的足迹,连死者的手、脚和脖子都有被水抹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杀人后,凶手为了把可能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清洗掉,用了相当的时间一直留在案发现场,而并未选择仓皇逃窜。他怕留下痕迹,但他不怕自己被人发现吗?

法医提供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死者应该是死于案发当天上午�9点,也就是警方到达现场的两个小时前。

法医:当时死者的胃内溶物是空的,结合她的尸体表现情况应该是两个小时以内。

也就是说,凶手在早上�9点轻松入室然后杀死了死者,接着又抢劫了她的财物,最后还精心清理了现场。那么,这样的凶手会是什么人呢?

警方分析道:是熟人,因为不是熟人她不会开门的。他清洗都是用的洗手间的水,应该装了几桶水的样子,很多水,把地上都抹了一遍。

其实,防盗门上没有撬痕只是为警方提供了某种暗示,而重要的线索,来自于案发现场被清洗干净的地板上。凶手作案后不慌不忙地清理现场,恰好说明凶手一定知道死者的生活规律,他知道死者很少与邻居交往,也不会有访客,杀了她,而且有时间在那里擦地板,消灭物证。能这样做的人,只能是死者的熟人!

警方:是熟人,我们怎么做?当时我们就把死者陈海容生前所有的交往情况都查出来,包括他亲属、朋友、同学都查出来,

在死者的亲戚中,她的一个姑妈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她曾经帮死者照顾过一段家务,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她们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了,从此断绝了往来。

警方访问了死者的父亲,想从他那里了解死者与她的姑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死者偶然间发现她姑妈的儿子是个吸毒者,已经把家产挥霍殆尽,为了吸毒他还四处借债。知情后的死者毅然断绝了与她姑妈一家之间的往来,也招致了对方的怨恨。那么,是不是这个吸毒的亲戚制造了这起入室抢劫杀人案呢?

警方调查了死者这个吸毒的堂兄,但是,他们听说,这个人已经因为吸毒被抓了。案发时,他正在戒毒中心接受强制戒毒呢。

这时,死者的父亲又提供了一个信息,他说,死者有个外县的表弟几天前来看望她,好像还在死者家住了几天才走。不过,这个表弟和死者关系很好,也没什么不良嗜好。警方找到了死者表弟的家,不过,他的父母说,自从他几天前去找死者之后,就再没回来过。这边说已经走了,可那边又说没回来过,那么,死者的这个表弟去了哪里呢?难道,他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吗?

这时,警方想到了一个一直困惑着他们的问题,那个在案发后打给他们的匿名的报案电话,电话中的声音表明,打电话的是一名当地的青年男子。不过,因为他是在公用电话匿名打的,所以警方一直不得而知他的身份,以及他与死者的关系。他是怎么知道死人了呢?

就在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名青年男子给他们打来了电话,他说,他就是那个匿名的报案人。这次,他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了,他说,他想找警方谈谈。

现在,报案者来到了公安局,令警方意外的是,他只是一名17岁的少年。更出乎警方意料的是,他说,他是死者的表弟。

警方开始问他想告诉他们什么,不过,显然,他情绪很不稳定,面对询问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警察努力使他平静,他们先问他为什么当时报案要匿名,他回答说他害怕,打完电话就躲到外县去了。随后,警察又问他,你去过案发现场吗?少年点了点头。再后来,警察又问他,你看到了什么?少年开始抽泣,很明显,他还没有从巨大的恐惧中摆脱出来,稍微平静之后,他说,“我看到了我姐,她死了”。

受害人表弟:我听见我姐姐那个小孩,她在哭,我想我姐怎么没照顾她呢,就起床看了一眼啊,到我姐姐的卧室的时候,我看到我姐姐死在里面,死掉了。

这名少年开始了他的讲述。他是死者的表弟陈某,几天前来看望死者,并一直住在她家里。案发当天早上,他正在隔壁的另一间卧室里睡觉,将近十点的时候他才起床。当他看到了那一幕之后,惊恐万分的他立刻跑出了公寓,随后,他用公用电话报了案。

警方需要检查他的证言,他们发现他住的卧室与杀人的现场之间隔着一个过道,这可能使熟睡状态的他听不到太多的动静。警察也找来了他当天所穿的衣服,仔细检查了上面的痕迹。

刑侦队长:因为这个作案现场血迹很多,犯罪嫌疑人在清洗的过程中我估计可能会留下痕迹,包括他穿的鞋我们都进行了检查,有没有血迹,有没有搏斗痕迹,有没有其它痕迹?结果是没有

看来,这名少年说的是真话,不过,警方希望他努力回忆回忆案发当天早上�9点到1�1点之间的事情,如果他没看到凶手,但是,也许,他听到过什么呢?

接着,他说,不仅是门铃声,他还听到了死者好像在和人对话。对话中,他还听出来,对方好像是个中年妇女。

受害人表弟:朦胧间听到我姐姐和一个人在说话,大概是一个中年妇女,但是说什么我没听清,睡着了。

一个在案发时间曾经来访并和死者说过话的中年女人,是她杀死了死者吗?

刑侦队长:下一步要做的工作要找这个女的,但确定要找这个女的,应该是犯罪嫌疑人。

也许,杀人凶手就是这个女人。不过,进一步的尸检结论也提出了质疑,死者的手脚及口鼻处都有青紫色的淤痕,表明死者在临死前的那一刻曾试图反抗,但显然凶手的力量更大。她被人用电线勒住脖子,又被人用剃须刀割断静脉,这一系列的残忍暴行,难道真的也都是出自一个女人所为吗?

就在这时,现场勘查的警方报告说,他们意外地在卧室的席梦思床垫上,发现了一枚鞋印。鞋印上面带有血迹。

经过检验,鞋印上的血迹就是死者的血,很显然,这是凶手留下的足迹。警方分析,尽管凶手事后清洗过现场痕迹,但由于这枚鞋印和床垫颜色相近,因而被凶手遗漏了。他们推测了凶手的身高。

技术中队长:“属于男性用的皮鞋。根据他的鞋长,我们分析身高大概在1�7�1到1�75之间。

警方推断,鞋印很可能是凶手在翻动柜子上的物品时,由于身高不够,踩在床垫上造成的。

虽然鞋印有些模糊,但经过技术处理后,痕迹检验人员还是能大致看清楚鞋子的轮廓及花纹。在市内一家规模很小的手工制鞋的小作坊内,警察发现了和现场一模一样花纹的鞋底。

刑侦队长:他说都是前年进的货,现在都没进这种花纹的底了,钱的价格最少是3�1,最多也就是5�1。

警方大致勾勒出了凶手的身份特征,这个人应该是一个低收入者,很有可能是来自城镇周边地区,而且,他是一名身高在1�7�1到1�75的男性。

现在,警方综合了他们获得的发现,首先,在案发当天的早上,曾有一名陌生女子造访死者,并和她对话;然后,案发现场的带血鞋印说明曾有一名男性凶手。那么,这在案发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一女一男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这两个人共同作案、一起蓄谋杀死了死者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