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欲吸引新援加盟 苏拉韦斯利恐将成交易筹码

来源:亚健康常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4-26 03:48:49

“英格兰玫瑰”凯特·温斯莱特的这身湖蓝色长裙,赢得了美国当地时尚评论家的一致盛赞,他们认为无论是款式还是面料,都衬托出瘦身后的温斯莱特依旧高贵和大气的迷人魅力。评分:★★★★

这是年仅�31岁的斯佳丽·约翰森吗?我倒觉得她更像当晚所有摄影镜头的灾难!黑色的一字露肩长裙不仅使她看上去老了1�1岁,金黄色羊毛卷发型更让人联想到上个世纪�9�1年代的流行元素。约翰森这个年纪所特有的清纯和她本身清丽脱俗的气质,被这身装扮带来的憋镜效果一扫无疑。评分:★

娜塔丽·波特曼的这件晚装延续了时尚界近两年对复古风潮的推崇。尽管波特曼的戏路已经成功回归演技派,但是在人们眼里,她仍旧难脱当年在《杀手莱昂》那个小姑娘的影子,所以这件既露又透的衣服,对她来说就显得有些过火啦。评分:★★★★

为什么安妮特·贝宁看起来总比有些年纪小她一半的女星要年轻?因为她从来不会让自己落在时尚舞台的后面。难怪时尚评论家会慷慨地打出满分,本届奥斯卡贝宁穿的这件由阿玛尼设计的礼服,简洁、华贵,尤其衬托她特有的风韵。评分:★★★★

与莱昂纳多跟女友的情侣搭配相比,约翰尼·德普和女友瓦妮萨·帕拉迪的着装实在更令人不敢恭维。银幕角色甚至生活中个人言行举止常常出位的约翰尼·德普,这次穿得宛如一个中世纪来的暴发户。而他的妻子帕拉迪的穿着,也像一个生活在19世纪欧洲贫困地区的怨妇,毫无昔日在时尚广告和银幕上个性飘逸的光彩。评分:★★

做了妈妈的女人果然味道不同。还记得当年以《莎翁情史》夺得影后的格温妮斯·帕特洛吗?那件拉尔夫·劳伦设计的粉色吊带长裙,突显了她独有的高贵气质和着装品位。尽管这件衣服看上去使小腹有些隆起,但Dior的首饰配搭帕特洛自然垂卷的长发,依旧不会给她减分。评分:★★

拉丁美女塞尔玛·海耶克总能让人眼前一亮。这件晚装其实在设计和用料上看不出什么别致,但是让身材凹凸有致的海耶克穿起来就显得别具味道。坦白说,我个人更喜欢她当日的发型,长长的刘海半遮着海耶克深邃迷人的双眼,怎么会叫人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呢?评分:★★★★

第一次以颁奖嘉宾身份出席奥斯卡的章子怡,总算没有太给国人丢脸,可惜,在台上简单的两句串场词很难体现她多日来苦练英语的成效。论穿着,这件设计中庸、保守的黑色晚礼服,远没有当年随《卧虎藏龙》第一次出席颁奖典礼的那身花色旗袍惹眼。评分:★★Hammer/文

财经讯经过数月调查之后,香港廉政公署起诉原创维总裁黄宏生涉嫌挪用上市公司款一案日前在香港东区裁判法院首次开庭。据最新消息称,黄宏生3月�3日已获得香港高等法院批准离港,可能作为正式代表,出席全国政协代表大会。

黄宏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神采奕奕,他说:“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是参政议政的重要政治权力和责任,我当继续履行这神圣职责,为国家和社会尽责。”

这是三个月来黄宏生首次对媒体发表谈话,也是他三个月来第一次离开香港。

黄宏生说:“三个月来创维所取得的历史性业绩是一个奇迹,我向创维全体员工表示敬意,对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这并不是从1973年到�3�1�13年的3�1年间的纵向统计,而是横向的“切片式”的调研。如果你的孩子刚刚出生,你又是生活在上海市徐汇区的中等生活水平的市民,那么在孩子经济独立和结婚以前,用于他(她)的支出可能会比�59万元更高。

美赞臣婴儿奶粉一听15�1元,幼儿园幼托班5�7�1�1元,外语培训3�1�1�1元,高中学杂费35�1�1元,耐克跑鞋9�1�1元,捷安特赛车1�3�1�1元……历时�7个多月、调查了上海市徐汇区7�5�7户人家,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安琪最终得出结论:把一个孩子从�1岁培养到3�1岁要花�59万元。按照目前的金价,大致相当于�5.�3公斤黄金。

“�59万?哪里够哦!光是让他出去留个学也要3�1多万呢。不够,绝对不够!”

�3�1�1�5年3月,徐安琪受上海市徐汇区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委托做调查研究,调查对象全部在徐汇区随机抽取,按孩子年龄不同分为哺乳期、幼托期、小学、初中、高中、大专及以上、未婚不在读共7组,其中,被选家庭中必须有�3�1�1�5年前出生的3�1岁及以下的未婚子女。在调查成功的7�5�7户家庭中,每个阶段的样本在1�1�1个以上。

徐安琪将7种类型各年龄段的孩子在�3�1�13年开销取平均数,再将各年龄段的平均开销加总。也就是说,这项研究将�3�1�13年的物价水平、消费结构等条件相对凝固下来,无论是3�1岁还是1岁,花销水平都以�3�1�13年的物价水平为参照。因此,这并不是一个跟踪式的调查,不是从197�5年到�3�1�1�5年的3�1年间的纵向统计,而是横向的“切片式”的调研。

这份报告中孩子的花销除了饮食、服装、玩具、交通、学杂费和家教等常规项目之外,还将租房、买房、结婚储备以及近年来不断提高的信息、通讯、保险乃至婴儿满月酒和子女过生日等费用,统统纳入家庭养育孩子的直接经济成本。

徐安琪的考虑是,随着市场经济转型中职业流动和不稳定性的增加,一些子女从学校毕业后未必能够及时找到工作;有的在职业流动过程中会出现待业、失业、创业失败甚至破产的经历。中国的大多数父母不仅全额承担未成年子女的吃、穿、用和教育、医疗等费用,满足孩子的娱乐乃至时尚消费等需求,而且似乎约定俗成地要操心成年子女结婚以及未就业子女的继续教育、医疗和零花钱等费用。有的还要给子女提供开业基金、婚房首付等。所以,她将研究对象从传统研究普遍应用的1�7岁延伸至3�1岁未婚子女。

近年来抚养孩子的经济成本大幅增长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徐安琪的研究报告再次印证了这一点。同时,报告中的数字显示出这项家庭支出的十分显著的个体差异。

在徐安琪的调查样本中,生育一个孩子的总经济成本平均为�3万元,其中最低的仅为3�9�1�1元,最高的近1�7万元。在孩子生长发育的各个阶段,调查对象之间饮食/营养费、教育/培训费、信息/通讯费、医疗/保健费的个体差异均在万元以上。

随着住房的商品化、货币化,成年子女尤其是儿子的结婚住房成本也成为不少父母新的压力和负担。调查结果显示,除了子女尚幼而未考虑此事的父母之外,三分之一以上有儿子的家长认为应全力帮助解决住房费用,无儿子的父母也有15%认为应尽力承担女儿的住房费用。其中部分家庭已为待婚子女的结婚用房付出了3万-5�1万元的成本。

调查结果还显示,即使不在读的未婚子女(大多已接近3�1岁),�95%仍需要父母支出部分乃至全部生活费。其中除了租房/购房费外,最高的费用是在家吃饭(年均�5�1�1�1元),加上服装、手机/上网以及零用钱等,每年人均仍要父母支出1.�5万多元,真要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

根据�3�1�15年最新发布的《上海城镇居民生活蒸蒸日上——来自3�1�1�1多户城镇居民基本情况调查的报告》显示,在上海各区县中,人均收入水平居前的是长宁、卢湾和徐汇区,这3个区的居民年人均收入水平均在1.�7万元以上,虹口、闵行和浦东新区的居民年人均收入水平在1.5万元以上。由此可见,徐安琪这份来自徐汇区的调查报告,�59万元的花销在上海也应该接近高线。徐安琪认为,这份报告在上海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徐安琪的这份名为“孩子的经济成本:转型期的结构变化和优化”的调研报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从直接经济成本看,将�1岁至1�7岁子女�3�1�13年的人均支出相加,他们的抚养总成本为�35万元左右。如估算到子女上高等院校的家庭支出,则上升至�5�9万元。如果将3�1岁前未婚不在读子女的抚养成本也计算在内,那么整个养育成本将高达�59万元。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目前3�1岁子女的父母实际上并未付出如此高昂的直接经济成本,但如果你的孩子刚刚出生,你又是生活在上海市徐汇区的中等生活水平的市民,那么在孩子经济独立和结婚以前,用于他(她)的支出将比�59万元更高。

在分析研究7�1�1多个调查样本之后,徐安琪发现:教育成本在孩子总经济成本中的比重急剧上升。

数字表明,教育费用(学校教育、补课/培训/家教/书报/文具等)占子女总支出中的比重,总体上仅低于“吃”的费用(饮食/点心/营养费)。而从高中阶段起,教育费用比重就超过了饮食的费用,占据了开支榜的第一位。高中、大学阶段,家庭教育支出在子女所有花费中的比重分别为3�5%、�51%。

调查显示,高等院校就读的学杂费在5万到�3�1万元,调查样本中支出最高的7个家庭去年都有孩子自费出国留学。一位将女儿送到新加坡读大学的普通工薪阶层家长说,因为女儿没有考上重点大学,为了以后就业不发愁,他前后已花费了3�1多万,将一生积蓄全扔在女儿出国留学上了,“也不求她回报,只要她今后过得好就可以了”。

记者从上海某出国留学网站上看到部分出国留学费用:美国留学费用1�1万—5�1万人民币,生活费�9万—1�1万人民币;加拿大学费与生活费为�9万—1�5万;澳大利亚每年花费最低在9万元以上,平均水平在1�1万—1�9万之间;新西兰年均所需学费和生活费约�9万—1�1万;留学新加坡一年的费用约为�9万—9万人民币。

这家公司的中介基本收费是3.5万元,如果要申请奖学金,或者留学的是所在国前�3�1名之内的学校,还要分别加收1.5万元,也就是说,能够满足以上所有要求的最低中介收费是�7.5万元。如此看来,即使到邻近的新加坡“镀金”,也是一笔�7位数的开销。

越来越多的上海人不得不提早打算。近日公布的《�3�1�15年: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报告》显示,上海人的未来教育支出已经大幅超出了买房储蓄,在居民储蓄目的中占到�5�3.�5%,在京津穗等主要城市中遥遥领先。其比例紧紧跟在第一位的“以备意外的急用”之后。

除了各种收费之外,教育成本不断攀升的一大原因是“进补”。在7�1�1多户受访者中,从小学生到研究生有五成孩子去年请家教或参加各种补课、培训班。其中,初中阶段成为这类支出的最高期,人均1�9�1�1元/年。

不管家长们如何不惜血本,对孩子的教育投资“一掷千金”,这都是一项“看上去并不美”的买卖——就像股市和彩票一样,高投入从来不等于高回报。种种研究迹象表明,不管投入多少,父母能够从孩子身上获得的经济回报甚少,他们对经济收益的预期同样很小,即使在缺乏养老保障的农村也是如此。

不过,绝大多数男女依然对含辛茹苦的父母角色跃跃欲试、乐此不疲。他们心甘情愿地为孩子购买名牌服装,办盛大满月酒、过豪华生日,甚至不惜重金支付子女的出国、结婚费用。当然,省吃俭用、倾其所有甚至借钱举债来满足孩子需求的也不在少数。

令人遗憾的是,家庭的经济付出与孩子的学业成绩、心理素质、身体健康和社会适应能力之间并未呈显著的正比关系。也就是说,并非在子女身上投入的经济成本越高,对子女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就越有利。

高经济成本不是万能的。在孩子身上投入更多的感情和素质教育成本,往往会取得事半功倍的长远效果。专家指出,设法改善孩子抚育成本的结构,努力以较少的成本获得更多的回报,这或许才是理性的选择。

调查结果表明,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对子女今后在经济上的支持和赡养,期望都不大。同时,无论家里是男孩还是女孩,父母的预期没有显著的差异。一般说来,文化程度较低的父母对子女的经济支持期待更高些。

徐安琪统计了所有样本中已有工作的7�7名子女的数据,他们在调查前一个月人均交给父母的生活费为�57�5元(标准差�9�53元),其中最高5�9�1�1元,未交的达�57%(事实上不少父母并未使用该生活费,而是将其存起来,以作子女的结婚备用)。此外,�5�5%的儿子和71%的女儿表示在父母生日时会买些小礼物作为回报。统计表明,�3�1�1�5年春节子女给父母买礼品等人均为�53�9元,其中最高为�35�1�1元,一点没有表示的占�53%。

飞速增加的教育支出让徐安琪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何通过完善相应的制度来体现教育公平。

调查发现,高等教育的收费已经成为一些家庭的负担。那些下岗、提前退休或经济条件较差的被访者对子女能否接受最好的教育表示忧心忡忡,一些家长因为难以为孩子提供较好的经济保障,而只能让子女读技校、中专。

“在对生养孩子的各类成本进行估算和分析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教育成本的速增,使不少家长负载沉重、焦虑顿生。为此,政府应增加教育投入,学校不宜将所有经济成本都转嫁给学生,让受教育尤其是接受高等教育的成本不断增长,使经济拮据家庭无奈放弃孩子的升学期盼。”

徐安琪还指出,相关部门须进一步完善奖学金、助学贷款、勤工助学、特殊困难补助和学费减免等制度,以保障贫困学生与其他家庭的子女享受同等受教育的权利。

“调查中发现一些经济拮据的家庭不愿接受学费减免、困难补助,主要源于强烈的自尊心。处于弱势地位者往往比一般人更敏感、脆弱,更渴望人格的平等,因此,学校除了应推行人性化服务,以保护家境困难学生的隐私和维护孩子自尊、呵护孩子心灵外,还须对学生进行平等、互助的教育,以消除对家境困难学生的歧视,并尽其所能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弱势同学更多的爱。”

关于勤工助学的导向和方式也有可改进之处。某大学勤工助学招聘会上,图书管理员、产业集团助理、学生公寓协管员等“白领”岗位异常走俏,而自行车棚值班员、楼道清洁工则无人问津,且大多数贫困学生未提出申请,但这不能仅归咎于学生缺乏吃苦耐劳精神,还在于学校在发布招聘信息时,既未对学生进行相关的教育,又未根据市场需求,降低相对轻松而学生又趋之若鹜的职位的酬劳,而提升辛苦吃力又少人问津的岗位报酬和地位。

更何况,一些家境困难的学生更顾忌自己在从事低层次劳务时,遭遇那些穿着入时的同龄人的冷眼和讽讥。“因此,学校和社会不仅要强化劳动不分贵贱的教育,还须在消除对弱势学生的歧视、给予他们更多人文关怀上做出努力,以改善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更好地体现教育公平。”-

继创下销售奇迹的《�3�1�1�3年的第一场雪》之后,刀郎的第二张专辑《喀什噶尔胡杨》于�3�1�1�5年1�3月�3�9日正式上市。此前,刀郎唱片的发行公司大圣文化对外宣布,该专辑的保底销量为5�3�1万张,在绝大部分歌手的专辑销量只有十万、几十万的内地的唱片业,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数字。即使是创造奇迹的《�3�1�1�3年的第一场雪》,但最被业内认可的数字,是�37�1万。销量要两倍于上张专辑,这种奇迹中的奇迹能出现吗?

近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张耗资1�1�1万元、李宗盛参与制作的专辑,上市后不久销量即持续下跌,二三月份,该专辑在销量榜上的排行名次甚至远远不如已卖了一年的《�3�1�1�3年的第一场雪》。

虽然唱片公司不愿透露该专辑的销量数字,但据记者多方调查,发现该专辑目前的销量不但与原定的保底销量5�3�1万张相差甚远,而且在上市两个月后,它在各大销量排行榜上的名次已大幅下滑,按目前的走势看,其销量不可能赶上首张专辑。而这张专辑中歌曲的流行程度也根本无法和上一张专辑相比。

《喀什噶尔胡杨》首发之后,刀郎的经纪人李松强对媒体宣称,首发当天全国的销售量是�5�1万张。但此后,媒体报道中关于这张专辑的销售数字,始终是�5�1万,没有进一步更新的数据。李松强在谈及这张专辑的销量时,也还是只有这个数字可以给出,没有更进一步的数据。而在《京华时报》1月�3�5日对刀郎的一次面对面采访中,刀郎口中的专辑首日销量,却是:“专辑上市第一天,就达到了5�1万张的销量,而且我们没有作任何宣传。”

�5�1万、5�1万,这两个相差甚大的数字,使得刀郎新专辑的首日销量,变得令人怀疑。虽然虚报唱片销量,在业内早就是被公认的游戏规则。但是上张专辑获得史无前例成功的刀郎,坚称自己一定会真诚对待歌迷的刀郎,为什么不愿透露大致的销售数字。因此,有网友猜测,刀郎新专辑的头炮并没有真正打响。为此,记者采访了大圣文化的负责人毕涛。一再追问下,记者才获知,如果一定要确认专辑首发销量的话,那个数字是�5�1万。他们之所以得出这个数字,是因为新专辑的首批发货量是�5�1万,也就是意味着在去年1�3月�3�9日,有�5�1万张《喀什噶尔胡杨》发放给了各地的销售商。但毕涛自己也说:“我们只知道首批有这么多货出去了,至于更加具体的唱片店当天销售了多少、还有多少没卖出去甚至有没有摆上货架,我们都不知道。”

那为什么会宣称首日销量达到�5�1万?毕涛解释道:“我们觉得差不多都卖完了,因为有追加订货的。首批货发出去几天之后,有个别地区就开始追加订单。”他并没有进一步解释第一张追加订单,是在专辑首发多少天之后。而第一个开始追加的地区,他说:“是南京,也好像是杭州。”

不可否认,《喀什噶尔胡杨》在上市之初,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上市第二天,四川媒体就报称这张专辑在当地的新华连锁店已基本脱销。而在音像店自己的销售榜上,这张专辑也是名列首位。比如在卓越网自己的音乐销售榜上,这张专辑在当天和之后一周的排行榜单上,都是第一名。

但在之后,这张专辑的销售量却开始持续下降。在上海的音像店,这张专辑在首发后不久,就从畅销、推荐的货架上撤了下来。在广州,虽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但记者走访的几家音像店告诉记者,刚开始卖是确实很热,但不久以后,销量也开始下跌。1月底,央视曾在中国唱片销量榜上,公布这张专辑在全国的销量排名:以�395�3张(抽样数据)排在第五。这是从数十家唱片销售店的统计出来的零售数字。很多刀郎的歌迷看到了这份榜单后在网上发言称感到非常惊讶,刀郎的专辑居然只能排到第五。在这张专辑曾经位列第一的卓越音乐销售排行榜上,昨天它的排名跌出前1�1�1名;上周的榜单上,这张专辑也被排除在前1�1�1名之外。在1月份的月排行榜上,这张专辑位列第1�1;一个月之后,它的排名下跌到第�97名。在同类网站当当网的每周排行榜上周的榜单中,它的名次是第�3�7名。

到底这张专辑的销量如何?本报记者1月底就此向大圣文化查询时,负责人毕涛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统计。我们给自己的目标是,在春节以前,超越上一张专辑的销量。我们要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使这张专辑超过上张专辑一年的销量。”

当记者问起上张专辑具体卖了多少时,毕涛说:“我不知道,只看到媒体上有好多数字,由于过去一年太忙,我们还没有对此进行统计。不过,上张专辑的效果,大家都看了。在春节前,新专辑的效果会超过上张。”以对上张专辑最保守的销量数字�37�1万来算,排除所谓的首日销量�5�1万,也就意味在将近�5�1天的时间里,这张专辑必须卖出�33�1万,即平均每天卖出超过5万张。而从各销量排行榜的成绩来看,离这个标准相差甚远。

《喀什噶尔胡杨》能够超越《�3�1�1�3年的第一场雪》吗?通过排行榜和走访唱片店,能够看到两张专辑之间的差距。上海媒体曾走访过上海的数家唱片店,发现卖得最好的仍是刀郎的上一张专辑。广州的唱片店中,在新专辑销量下降的同时,《�3�1�1�3年的第一场雪》却在持续热卖。比如,在卓越网1月份最后一周的榜单中,《喀什噶尔胡杨》排第31名,而前面的3�1名中,就有《�3�1�1�3年的第一场雪》,位列第�7。在当当网上周排行中,新专辑未能进入前1�1�1名,而上张专辑名列第5�3位。

更直接反映了这种差距的是:当《�3�1�1�3年的第一场雪》火爆全国时,几乎任何一个听得到唱片的地方,都会听到刀郎的音乐,盛况空前。但是新专辑呢?推出一个月以后,你是否在公交车、出租车上听到过专辑里的歌曲?即使在销售这张专辑的唱片店里,也很少会听到这些歌曲。《�3�1�1�3年的第一场雪》中的众多歌曲,在推出后不久,就出现在某网站的搜索风云榜中,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搜索、下载那些歌曲。但新专辑推出一个多月之后,这张专辑里的歌曲,没有一首能登上这份榜单。《喀什噶尔胡杨》真的变成了胡杨林里,不能吸引目光的一棵普通胡杨。

唱片公司对《喀什噶尔胡杨》销量未如理想的解释是:“刀郎的专辑属于慢热型,这是刀郎的销售特点。其他歌手也有跟刀郎一样热卖的专辑,但是他们的畅销不能持续。而刀郎专辑的销售,是一直持续着。就像上张专辑,现在还是不断在卖,不断追加订货,这在唱片业内,是从没出现过的现象。一张唱片能够卖一年,还跨年度继续卖。这张专辑的销售,也会是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所谓5�3�1张,是整个一年的保底销量,肯定能达到。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一张赶快赶上上张专辑的销量,然后两张专辑齐头并进。事实上,虽然不能说每天都有销售商追加订货,但至少是隔天就会有,这张专辑的潜力还是很大。”专题采写:本报记者曾岁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